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记得

一个庄恕和林欢的故事。

结局总是仓促,所以来这里填补遗憾。

=======================================


【1】

你离开了我的世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和我分享成长里的苦与甜。

我忘不了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所有时光,因为那是留在我记忆深处仅存的短暂的、与你相连结的童年回忆。

我害怕忘掉,忘掉了,我就真的丢了关于你的全部。

 

忘不掉你,也就忘不掉7岁那年所有的痛。

你和妈妈离开以后,我像是一叶孤独的浮萍,在院里叔叔阿姨的帮助下苟且的活着,我害怕无助的过完了8岁、9岁那两年,又飘飘荡荡去了美国那么远的地方。每次一个人躲起来偷偷掉眼泪的时候,我就想到你,你在哪里呢,你一定要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好好活着,等我找到你。

我可是哥哥啊,我要坚强一点。

 

7岁那年后,回忆不复增加,痛苦却不湮灭。

 

 

---------------------------------------------------

【2】

那一年,他找到她了。

她不记得她曾经是谁,但她过的很好。她是她父母的独女,她爱她的家。

他远远的望着这幸福的一家人,他带来的这个遥远的故事和他们的生活与身份那么格格不入。

于是,他退缩了

或者说他选择成全。

他不再渴望兄妹相认,他真的只希望她活的快乐灿烂,这样或许可以减轻萦绕他二十多年的愧疚感。

 

 

-----------------------------------------------------

【3】

他从未想过,会有一天,会有一个契机,让他们阔别三十多年后邂逅在这里。

 

小斌,南南,嘉林这座城。

 

只是他们早已不是当年的小斌,南南,不再背负着那个名字,甚至那段记忆。

只是嘉林还是嘉林,就算物是人非。

 

只是有些东西浸在回忆里,酿的浓郁。

在美国的时候他不自觉,回到这里以后,他每每想起往事,总被强烈的伤痛哽住呼吸。

 

这是他出生的地方,这是他生活过10年的地方。

这是他和妹妹各自飘零的起点,也是他母亲埋葬的终点。

 

他的快乐和悲痛都源于这里。

他终究低估了嘉林对于他的意义。

 

当年的老楼大都推翻了重盖,当年的小苗子早已枝繁叶茂,当年的人们去去留留。

有谁还记得那段凄苦的过往,有谁曾恶毒的蒙蔽了人们的双眼,有谁想伸出援手却敢怒不敢言,有谁成为了斗争的牺牲品,有谁永远的离开。

 

他还记得。他都记得。

回到这里,他的呼吸总是沉重。

 

 

-----------------------------------------------------

【4】

一串冗长而绝望的单音撕开了抢救室的寂静,也毁了他努力填补出来的他和林欢之间渐渐融洽的关系。

 

他不是不理解林欢,父亲的意外死亡让她的幸福家庭破碎,这种痛早在三十多年前他就承受过。

 

他在矛盾,一直在挣扎。

他没有办法用一个正常的医生对病人家属的态度面对她。

 

他看见她的酒窝,她的眼泪。

他听见她无理取闹。

 

她不是他记忆里那个甜美的小姑娘了。

但她是他的妹妹,他没有理由讨厌她。

 

他发现自己竟这般无能为力。

 

 

---------------------------------------------------------

【5】

“喂,扬院长,我已经试图和林皓家属沟通过,希望和平解决这件事,但是他们的态度很强硬,我恐怕……”

“庄大夫,这个事闹大了不仅对你个人不利,对仁合也是一次重击,赔礼道歉就意味着承认仁合的过错,我绝不允许任何对仁合形象的抹黑,我希望你再和家属好好沟通一下。“

……

 

他几乎就要放弃了,可他知道作为医院的一份子,他还不可以。

 

挂了电话,他正看见林欢从院调解委员会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神情严肃而悲伤。

 

他快步走过去。

“林小姐,你好。”林欢看到他,脸色明显又难看了几分。

他有些犹豫,却还是开了口,“林小姐,请你相信我,对于你父亲的治疗我真的尽心尽力了,绝没有违背我作为医生的良知,仁合在就灾期间也做到了对每个患者一视同仁。所以,我再次恳请你停止向法院提出诉讼。“

“什么都别说了,庄医生。我已经做了决定,不会更改,我今天来是最后一次希望能和院方达成协议,我很遗憾。“林欢冷漠的瞥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

 

“林小姐!”他忽然有些着急,冒失的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臂。

林欢忿忿转身,眼神中带着一些厌恶。“请自重,庄医生。我说过了,我不想再见到你,再见。“

 

他愣在原地,看着她甩袖离去的背影。再迈不开脚步,再吐不出一句话。

他在想,是不是有些事情,终究无法挽回。

 

那一刻,嘉林的阳光灼的他眼睛生疼,有尘有雾积在眼角,就要化成泪。

 

 

------------------------------------------------------

【6】

他是第一个跑到她身边的。

他是唯一一个奋不顾身推开她的。

 

细腻的肌肤触及水泥地,蹭出不大不小一道血痕,有尖锐的刺痛感蔓延至全身。

她皱着眉回过神一看,刚才那个一闪而过穿着白大褂的人就倒在自己眼前,压在一堆钢管和木板下。

 

她大惊失色的爬过去拨开最近的几张木板,被染上血渍和灰尘的白大褂上有块金属胸牌泛着耀眼的光,上面写着的名字让她心中一刺。

——胸外科主任医师 庄恕

 

“庄医生!你怎么样了,庄医生!“林欢急的眼泪就要下来。可又不敢随意搬动压在他身上的钢管。

听闻废墟下传来一丝呻吟,林欢紧握住那人的手。“庄医生,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叫人过来救你!“

 

起身回头的一瞬间,她听到他微不可闻的声音,“南南,对不起——”

 

在林欢惊讶和不安的眼神里,他陷于黑暗。

 

 

当时正值中午,她为了躲避毒辣的阳光,正沿着大楼阴影一侧走。

不远处的他看见行政辅楼外搭着的脚手架松动了。

趋于一种本能,他飞奔过去。

没有丝毫犹豫。

 

 

保护你,是我的权利和义务。

 

 

------------------------------------------------------

【7】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慢慢睁开眼,看见陆晨曦担忧的望着自己。

想说点什么让对方放心,胸口却闷闷的疼,发不出声音。

 

“算你命大,只断了两根肋骨,其他都是皮外伤。”陆晨曦的手轻轻覆上他脸上的纱布,“我很担心你。”

他努力扯出一个笑容,他知道有些无力。

 

“那个……林欢在门口,你想见她吗?”陆晨曦试探的问出了口。说话间,她努力观察着他的脸色,想得到一些反馈。

他只是呆呆的盯着输液管里的药液。

啪嗒,啪嗒——

 

过了很久很久,他轻飘飘吐出一句:“让她进来吧。”

她看的出,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林欢是和她的母亲一起进病房的。面容有些憔悴。

他瞥见林欢左手小臂上的纱布,没等林欢先开口就关切的问:“林小姐,手上的伤没事吧?“

 

“没事,只是轻微擦伤。庄医生,我……。“林欢低头咬了一下嘴唇,她的表情里夹杂着些许愧疚,”谢谢你,庄医生。谢谢你救了我,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医药费我会负责的。但是,我爸爸的事,我有我的原则,我不会放弃追究仁合的责任,我希望你理解我。“

 

“好,我知道了。“纵使他有千言万语想说,他也习惯压在心底。

”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

 

他想起自己昏迷之前说漏的话,不知道林欢究竟有没有听清。

他希望她压根没有听到。

 

“欢欢,我们走吧,让庄医生好好休息。“他看到林欢母亲红着的眼眶,那里写满了感激,他朝她轻轻点头致意。

 

他想起不久前,他去林欢家拜访的那次,他被林欢的话伤透了心,却在这个和善的老人那里得到了一丝宽慰。那次,她也是红着眼睛对他说:“孩子,真是苦了你了。“这一句话,让他一个大男人在别人面前潸然泪下。

是啊,他委屈太久了,他终是没忍住。

病房里再一次安静下来,他疲累的闭上眼睛。

 

伤口又隐隐作痛。

不论簇新的伤,还是旧时的疤。

 

 

------------------------------------------------------

【8】

林欢又单独来过几次,送了一些营养品。

后来直到出院,他也没再见到她。

 

扬院长特地去家中探望他,说林皓家属已经主动向法院撤回了诉讼,并且不再要求任何赔偿和道歉。院长狠狠夸了他一通,说他办事得力,还劝他多休息几天,给他批了假。

 

他有些疑惑。他明明对这一切都无能为力。

他本已试图忘却,重新开始。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林欢的想法?他很想知道。

 

何止是想知道,他还想再看看她,他害怕从今以后再找不到她。

 

他撑着沙发的扶手站起身,缓步挪到阳台上。

是个雨天。

三十多年前,他离开嘉林的时候也是个雨天。

养父牵着他的手,踏着风,挥别一路泥土芬芳。

 

他忽然有点想回美国了,他在想晨曦会不会随他一同去。

 

不相见,不如告别。

 

 

------------------------------------------------------

【9】

致庄医生:

不知你的伤好些了吗?很抱歉最近没法来探望你。

我已经随母亲回老家,料理父亲的后事。

 

有些真相我知道的太晚了,我想如果不是我心中存在疑虑,不断逼问,你们也许永远不会让我知道自己的身世。

是的,妈妈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我竟然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我叫南南,那天你救我时嘴里念叨的“南南”。

 

初闻真相时,我是震惊的。

但我似乎也终于能感受到,每次你看见我时藏在眼神里的话。

 

有关4岁以前的记忆,真的没有了痕迹。

妈妈说我刚被收养时,嘴里喊的都是“哥哥”、“妈妈”。我那么那么想回到你们身边,可是我不知道回去的路。再后来,我渐渐忘了生命里重要的人,我也不复记得我是谁。

 

不过这些年我过的很幸福,我的养父母很疼我,视如己出。请你放心。

 

我想起之前你来我家时说过的那个故事,那是有关我们妈妈的故事吧,当时你的眼里全是悲伤,我却不闻不顾说出了那样无理的话,我很抱歉。

 

我很难想象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些那么多年,无人问津,无人与说。

我也很难想象你已经找到了我,却成全了我的幸福,选择隐瞒,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隐忍。

回想和你接触的这些天,尤其是父亲病重以后的那段时间,我对你的态度很是过分,可你从来都是默默接受。那是爱和包容。

 

我选择撤回了诉讼。因为知道了这一切后,我没有理由去怀疑你的全力以赴。我怎么可以去质疑这些。

 

我想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和父亲做的一切。

 

我还会在老家呆一段时间,也请你给我一些时间去消化这些迟到的真相。

等我哪一天做好准备再面对你了,我会回来的。

还请你细细告诉我过去的事情。

 

谢谢你,哥哥。

 

林欢留

 


----------------------------------------------------

【10】

随信一起寄来的,还有一颗大白兔奶糖。

 

他拆开包装纸,把糖塞进嘴里。

嗯,太甜了。

甜的直流眼泪。

 

 

 

耳边传来一首很老的曲子,那是他的妈妈在轻轻吟唱。

空气里有熟悉的焦糖香,不远处有小贩翻炒着大铁锅里的栗子,妈妈下班时经常会买一些回来。

 

他奔跑着,跟前的铁圈摩擦着地面发出吱吱啦啦的声响。

“哥哥!”

他回头,正望见妹妹甜美的酒窝。

 

“哥哥,我想吃糖。”

他停下脚步,从口袋里翻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妹妹的手心里。

“给,我的这颗也给你。”

 

他宠溺的看着妹妹小心翼翼的剥开糖纸,把奶糖含进嘴里,然后回给他一个满足的笑。

 

他守着这抹纯真的笑已经三十多年,他希望有一天林欢可以真正接受自己的身世,接受他,对自己犹如亲人般毫无顾忌。

他本不期待任何的,但是那封信给他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不再遥远。那一声“哥哥”,本只出现在回忆里,在一个个哭着醒来的梦里,但如今却真真实实的写在纸上,染着妹妹的字迹。

 

于是他想贪心这一次,毕竟他一人苦苦支撑了三十多年,毕竟他从未提起却也从未停止这份渴望,这份思念。

 

他不是祈求回报或者依靠。

对他来说,那就是一种血浓于水的吸引。

 

 

他想,会有这么一天的。

 


他们都会回来,回到这座城,回到彼此身边,不论这条路还有多远,还要走多久。





THE END

=============================================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 6 )
热度 ( 68 )
  1. sherryflyRe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