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明明你也还爱我 (上)

凌远和李熏然分开后的第三年,他们在深秋的英国街道上偶然遇到。

李熏然是和警队的同事请了年假来旅行,凌远则是来这里参加一个全球医学论坛。

 

世界那么大,世界那么小。

 

那是一个雨天。

街的两侧是枝干粗壮而斑驳的梧桐,肥大的叶子抵不过风雨交加的肆虐,被卷进了生命尾声的旅程里。

街上的人并不多,多是打着深色的伞,套着精致的大衣,英俊而干净的绅士脸庞。

 

行色匆匆的人,灰霾的异国他乡,他们就这样不经意的看见了彼此。

难得的中国面孔。熟悉的一塌糊涂的每一寸气息。而彼此间那一瞬的疏离,却回荡出清晰的凛冽的味道。

可以被洞悉的紧张感。

 

李熏然的笑容顿时僵在了风里。同事好奇的问他怎么了,他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凌远却没给他任何犹豫或是挣扎的机会,转身走向街的另一头,慢慢隐入遥远的风景里。

 

李熏然终是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好久不见,凌远。

我很想你,凌远。

 

心里还没来得及翻滚出过去的回忆和复杂的情绪,那两句话却毫不意外的一声声砸在脑海里。

以及脸上滚烫的泪。和冰凉的雨水。

 

-------------------------------

第二天,某著名大学医学院门口,一个长相英俊的亚洲面孔引起了散会出来的人们的注意。

 

李熏然一直是个行动派。他花了一晚上时间查出了凌远此行的目的和论坛举办的地点和行程表。当他真的从邀请名单上看到了凌远的名字,他控制不住的激动了。他知道这样做冒昧和冲动的很,但是他说服不了自己的心,一颗三年里只牵挂一个人的心。

况且,他从来不是个怯懦的人。

 

他毫不意外的在门口等到了凌远。凌远似乎并没受到昨日那场意外的插曲的影响,他和两位外国医生并肩站在一起,侃侃而谈的走出了会场。

 

李熏然没有犹豫的,大步走了过去。

凌远抬头看见他,微微皱了一下眉。

 

“你,怎么会在这儿。”语气是冷淡的,可李熏然感觉的到,他的心里是惊讶,是尴尬,更是久别重逢又被刻意找到的波澜壮阔……

 

“来见你。”李熏然笑的迷人。

 

“凌,这位是谁?”身旁的医生好奇的问。

这次换李熏然没有给凌远思考和措辞的机会,上前直接抱住了凌远。在几声惊呼和喝彩中,凌远听见李熏然温暖的声音。

 

“我是他的爱人。”

 

短暂的惊愕里,凌远没有挣开李熏然的拥抱,他轻轻叹了口气,白色的雾气在李熏然的颈侧晕染。温热的让人舍不得放开。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凌远和几位与会好友简短的告别,立刻拉起了李熏然的手,往街上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几乎没有言语。李熏然的眼里全是凌远俊俏的脸庞,而凌远眼里蒙着尘埃。

 

李熏然还没从喜悦中脱离,便跟着凌远到了他入住的酒店。

伴随着沉重的关门声,凌远径直含住了对面那人的唇。

“唔——”李熏然很意外,却也渐渐享受。他需要的。他渴求了三年。

 

无非是,你还爱我,我也恰巧不打算放下你。

 

他们对接下来的事情熟练至极,好像分开三年并没造成互相之间对情事的不熟稔。

 

“你这几年过的好吗?”

“你还爱我是吗?“

缠绵之际,李熏然试探着问出了口,凌远却闪躲着没回答,看似专心着眼前人眼前事。

 

你还爱我的对吧。

你还是孤身一人对吧。

就和我一样,对吧。

李熏然在心里替他回答。他感觉的到的。他百分之百确信。

 

这一晚上,他们的世界里,除了眼前那个赤诚的充满爱意的人,和风拍打着窗户的吱吱作响,再无其他。

犹如三年前很多个相依相伴的夜晚的甜蜜,却也不似那些望穿破晓天明的透朗岁月。这一晚,他们互相取暖,也各怀心事。

 

--------------------------------

清晨的房间里,依旧没有阳光。

李熏然醒来时,床铺的另一半已经空了。

他看见不远处餐桌上,凌远为他room service叫来的早餐和一张纸条。

过去,凌远也总是喜欢写个便条提醒他大大小小的事情,督促他照顾好自己。他总嫌他唠叨。

 

用手抚过熟悉的字迹,他浅笑着低头吃起还带着余温的三明治。

 

穿戴整齐,李熏然步行去医学院的礼堂找凌远。中午散会的时候,他却没有等到他。一问才得知,凌远称医院有紧要事宜已经坐最近的一班航班回国了。

 

李熏然又一次愣住了。

凌远,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还要像三年前那样逃走吗?

多么可笑。

 

你说要分开一段时间好好冷静,我成全了你三年。

可现在呢,你的一举一动,从脚趾到发丝都还证明你爱我,为什么又要做出同样的愚蠢的决定?

 

三年前,凌远提出和李熏然分手。

什么自私凉薄,什么懦弱疯狂,李熏然真的听够了这样那样委屈又可悲的借口。

叫他如何回答,叫他如何不放了他……

 

李熏然答应了和凌远分开一段时间,没想到不久后凌远就申请了去美国交流一年的项目。

 

一万五千多公里,何苦逃的那么远啊。

李熏然不再强求,便收拾行装离开了江州,答应父母调回了老家潼市。

 

日子一天天过,思念一天天咽。

可他还相信着,他们之间会有转机。

 

这个转机一等就是三年。

三年,不曾消磨他的思念。




=============================================

好久不见。

这是一个阴雨绵绵的下雨天,下班路上循环听着全新版本的《你就不要想起我》后的心血来潮。


评论 ( 22 )
热度 ( 79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