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 Stay With Me

第14章  让我成全,你的完整。

 

李熏然从没有想过,还会有人走进他的家庭,参与他的生命,和他交换快乐,和他分享爱。

原来,生命可以有更完整的模样。

 

--------------------------

那是李熏然复职的第二个月。

 

当初李熏然申请做文职时,局领导正欲在刑警队成立犯罪心理研究组,李熏然从警十年,经验丰富,领导很希望李熏然能够加入。虽然没有行动组的任务凶险,但也会去现场协助查案,李熏然斟酌了工作强度和难度后,欣然接受了。

只是换一种方式留在自己最热爱的刑警岗位,能够继续自己的理想,他很高兴,因为他始终没有离开这条实现心中正义的路,过去没有,未来,他要努力做的更好。

尽管办公室换到了隔壁屋,以前组里的队员还是会经常跑来和李熏然聊天,请教前队长很多查案问题,还一口一个李顾问,把李熏然逗得很不好意思,“你们再这样下去,新来的季队可就不乐意啦,盒盒盒盒。”……

 

李熏然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节奏。因着心理组刚成立不久,文书和理论研究的工作更多,不加班的时候,他就担负起了买菜做饭的任务,这样凌远回家的时候就能有热饭热菜等他。

凌远怕他辛苦,他却总笑着说,“怎么能总让凌大厨大显身手呢,我这做菜的天赋也不能被埋没了。”李熏然做菜确实不赖,而自凌远胃出血之后,他又花了很多心思在凌远的饮食上。

他想,之前为案子奔波,又负伤养病,都是凌远不辞辛劳的在打理家中细碎的事情,而自己照顾对方的时间太少了。现在这样的生活,他竟很喜欢。

 

凌远心里也自然清楚李熏然的想法,他留恋每一次回家后印入眼帘的那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享受心爱的人为自己做的点点滴滴。曾经他为熏然付出的一切一切都是甘愿,而那个经历了一身伤痛的人,蜕变成一个更耀眼、更细腻、更温暖的李熏然,他只觉得那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

 

生活依旧忙绿,充斥着血脉喷张的奋斗和琐碎的平凡。或许他们在别人眼中,都是救人性命的英雄,而回归到彼此身边,他们只愿卸下所有包袱,用最柔软的一面触及对方,坦诚依偎。

 

-------------------------------

这天晚饭后,李熏然和凌远抢着用书房。凌远正坐在电脑前发邮件,李熏然也不打扰,就搬来椅子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对面自己看案卷。凌远发完邮件抬头看他,过去李熏然很少会在书房工作,而最近他每天认真的像个考前温书的学生。李熏然读书的时候是什么样呢,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在厚厚一沓案卷上贴标签做记录,凌远的眼神既好奇又温柔。

 

“看什么呀,忙完了赶紧洗澡去,你影响到我了!”被凌远的目光烦扰到的李熏然没好气的开口。

“行行行,我不打扰李顾问了。”

“你……你怎么也跟着小张他们瞎叫啊。最近我和咱们组刘博士讨论了些问题,我觉得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人家科班出生就是不一样。”李熏然头也不抬的继续在纸上做笔记。

“熏然,你已经很优秀了,十年的刑侦经验是你的优势。当然,我不反对你进修学习,但是别太劳累了,知道吗?”说话的时候凌远已经走到李熏然背后,开始给他揉肩。

李熏然放下手里的笔,抓过覆在肩上的那双温暖的大手,轻轻的落下一吻。“嗯,我知道。”

 

 

凌远洗完澡,给李熏然热了一杯牛奶走进书房。李熏然正盯着一份档案一动不动。

“看什么呢,这么严肃。”把被子搁在桌上,环住李熏然的脖子,低头凑过去看。

“我正在整理老k案子的完整案卷……”

凌远不说话,搬来椅子静静坐在一边等李熏然开口。他看得出,李熏然有话说,他在整理思绪,然后准备一鼓作气的坦白。

 

“凌远,你看这里……”李熏然指着档案里家庭关系这一栏。

配偶,张晓丽,29岁,一个月前于潼市公安局附属精神病院自杀身亡。子,刘家成,2岁,现已被市福利院接收。

 

凌远看着纸上短短两行字,想象背后触目惊心的故事。

“我记得之前查老k和吴春华档案时,有留意过他的妻子孩子应该也在潼市,但是并没有跟在老k身边。种种情况表明他的妻子没有直接参与犯罪,但并非对她丈夫和表哥的犯罪事实毫不知情。三个月前老k在缅甸被击毙,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李熏然觉得揪心,不禁皱起了眉。

“这份档案上写的太简略了,背后一定还有故事,我要去调查清楚。”

 

 

-------------------------

第二天,李熏然找到了之前负责相关案子的人了解情况。

原来,老k的妻子有被家暴的经历,曾患有轻度抑郁症。躲躲藏藏的日子让她惶恐,心里的不安和恐惧在得知丈夫死讯的时候终于演化成崩溃,因为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了依靠,即使她深知那是个怎样的男人。精神的失常让孩子成为了施虐对象,爱变成了恨,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疯狂。她看着那个幼小的男人唯一的血脉,她迁怒于这条无辜的生命,折磨孩子让她酣畅淋漓。后来,邻居报了案,她被送去了精神病院,没过多久就自杀了。奄奄一息的孩子被送去医院治疗,捡回了一条命。警员们联系过老k和她妻子的亲戚,所有人都强硬的表示不愿和他们家有任何瓜葛,最终都放弃抚养这个可怜的孩子。孩子在医院留了一段时间,便被送去了福利院。

 

真相往往让人心寒。

李熏然回家后将故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凌远,凌远又一次沉默了。

这世上又多了一个孤儿呀,他的命运会如何呢,会在福利院平安长大吗,会有好心人领养他吗,会被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吗?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先天发育不全的他被父母狠心的抛弃在医院,他被好心的凌教授收养,有了安居的地方。当亲生父母找上门来要走他的时候,他才17岁,一时间所有不可想象的却称之为真相的东西涌进他的生活里,他的生父因患重病才找到他想要他继承家业,他的生母泪眼婆娑的想要抚摸他的脸,可当那陌生的触感贴近他的时候,他激灵着往后退缩了。他恨他的亲生父母,即使后来得知父亲过世,母亲精神失常,他还是恨,但是他选择承受。他一次又一次去医院看他的母亲,直至她离开人世。他是个孤儿了,还好,他是个有家的孤儿。

 

李熏然注视着陷在回忆里的凌远,他知道他在想什么。命运就是爱捉弄人不是吗。而这孩子相似的命运勾起了凌远不愿回忆却陈酿在岁月里的过往的感情,他爱恨交加的人,他不复相见的血亲,和他无助疯狂又隐忍坚强的日子啊。

 

“凌远,我想去看看孩子,你和我一块儿好吗?”李熏然安抚的揉了揉凌远额前的碎发。

凌远点了点头,和李熏然相拥在一起。

 

 

-------------------------

 

去福利院的这天,天气很好。李熏然拎着两罐奶粉和凌远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李先生你好,孩子睡完午觉被抱去后花园玩了,你们可以坐在这里稍等一下。”院长很热情。李熏然事先有和院长联系过几次,所以一来就显得熟络。

“不麻烦了,我们可以去院子里看他。”

 

福利院的房子很是老旧,但是环境还算幽静整洁,房子外的涂料大多剥落,爬山虎侵占了半面墙体。不大的院子里,有在角落里怯生生看着陌生来客的孩子,也有事不关己在一旁玩的欢声笑语的。


凌远边走边想,当年要不是凌教授收养了自己,自己就会被送到这样的地方吧,然后一个人孤零零的长大。

并不是他不讨人喜欢,聪明的孩子总是被爱戴的,只是他素来性格安静沉稳,喜欢一个人呆着,故而显得有一些不合群。

 

他想象幼年的自己一个人坐在孤木下看书,想象每当有夫妻来领养孩子时其他小朋友兴冲冲的围过去而自己只会远远的观望着……长大以后的他,可能不会有学医的志趣,可能为了生计而放弃念大学,更不会遇见李熏然……会有人给他温暖吧,但他自认为爱不起任何人……

有些东西在童年缺失了,或许就再也弥补不了。

 

那时候的他没有选择人生的机会,如果不是养父母的抉择,就没有今天的凌远。他觉得自己是那样幸运。

所以他更希望这里所有的孩子都能被好心人收养,有专属于自己的家,真正得到幸福,而不是在这个暂时的避风港里苟且,争抢那时常分摊不及的关爱。

 

 


大一点的孩子都自顾自玩着,只有两个小的被两个工作人员分别看护着,一个坐在草地上玩玩具,还有一个刚学会走路的样子,噔噔噔的追着皮球跑。

凌远和李熏然往草坪的方向走过去,皮球恰滚落在李熏然脚边,李熏然缓缓弯下腰捡起皮球塞进了孩子张开的手里,孩子便咿咿呀呀的朝李熏然笑。

“真乖。”

李熏然揉了揉孩子的小脑袋。转而问不远处的工作人员,“请问刘家成是哪个孩子?”

“哦,就是这个。”女看护走过来,喊了声“成成”,孩子就笑着把皮球递给了她。“成成真棒!”

 

李熏然简单说明了来意,女看护抱起孩子说:“想必他的身世你们也已经清楚,这孩子作孽啊,可是你看他的样子,那么可爱那么阳光,不哭不闹的,一点也看不出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听说他妈妈在精神病院一直抱着枕头说‘宝儿乖宝儿乖’,所以我们一开始都猜测他的小名叫‘宝儿’。可你一叫他‘宝儿’,他就哭,大概是想起了那个狠心打他的母亲了吧。后来啊就改叫‘成成’了。孩子刚来的时候很虚弱,到处都是被虐打的伤,最近身体慢慢好起来,也变得开朗了很多。”……

 

李熏然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厚厚的棉衣仍没有挡住胖胖的小手上那未褪尽的淤青,他忍不住叫了声“成成”。孩子本来一直盯着手里的皮球,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嗖的一下回头看向李熏然,乌溜溜的眼睛里没有苦痛,只有天真无邪的明亮,然后小娃娃突然喊了句“爸——爸——”,伸手去够李熏然的脖子。

女看护连忙解释:“可能是孩子想爸爸了吧,可能…李先生你的声音和他爸爸有些像。这里的看护和职员大都是女的,你们又是第一对来看孩子的人……”

 

李熏然没有在意这些话,而是一把接过了孩子,成成的小胖手自然而然的环住了李熏然的脖子。难以言喻的亲切感和吸引力。


那一刻,他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融化了。

而一旁的凌远,看出了李熏然的心动。

冥冥中的牵挂,和意料之外的惊喜,让两个人心里都载满了想说的话。

 


回去的车上,李熏然犹豫着开了口:“凌远,你觉不觉得这个孩子和我们很有缘分……”

凌远表面上很专注的在开车,心里却也五味杂陈。

他担忧孩子的身世。那是老k的儿子呀,等他长大了以后该怎么告诉他过去的这些恩怨……

他也担忧熏然的身体,他们俩的工作很忙,如何再分出精力照顾一个孩子……

李熏然的话再一次打断了凌远的思绪,“我喜欢这个孩子,我想……我想领养他,如果,凌远你能接受的话……因为这是我们双方都要承担的责任,我不会那么自私的一个人做决定。”

“熏然,你……让我再想想。”

 

 

这天晚上,凌远失眠了。

他想着白天自己的那些顾虑,也想起李熏然抱住孩子时那温柔的眼神。

他起身去厨房倒水喝,然后没有直接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拿出了纸笔。

其实那一头,李熏然也没有睡着。

 

两人都怕对方为难不是吗。

 

 

第二天早晨,凌远早早的去上班了,李熏然出门前在桌上看到了凌远写给自己的信。

而另一头,凌远在办公室里收到了来自李熏然的邮件。

缓缓读来,各自笑了。

 

 

“熏然,我本是被领养的孩子,无根无基,无所谓有没有后代,而你不同,你的父母一定希望你有自己的孩子。我知道跟我在一起后,这样的期望成了一场空,我要感谢你父母的包容,和你的坚定,这样的牺牲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和接受的。但我仍旧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还有人替我好好爱你,好好照顾你。你和这个孩子有缘,不如就成全这样一段缘分吧,我们一起抚养他长大,看着他成才,给他一个家。

我在想,当年我的养父母是顶着多大的压力,用多大的耐心照顾我这样一个孩子,大哥和欢欢拥有的我一样都没有少,是他们的伟大成就了如今的凌远。我看着你对孩子的那份用心,我想你一定会是个很好的爸爸,而我也要学着做一个好父亲。我们一起努力好吗?爱你的凌远。”    

 

“凌远,我不曾参与你的过去,但我知道你的童年有很多不愉快和磨难。你的养父母很无私,是他们把那么好的你带到我身边,在我眼里,你作为儿子、作为爱人,都是最好的,但我想如果没有孩子,你的生命角色就不算完整。做一个父亲吧,做一个有担当的顶天立地的父亲。我知道你恨你的亲生父母,你也一度害怕自己和他们一样懦弱疯狂。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没有辜负爱你的人不是吗,你很好,一直都很好。你相信我,你也会是个好父亲的。我希望那个孩子能带给你更多快乐,能让你体验一个家庭的完整。我不想自私的占有你的全部,你会属于很多人,也会被更多人爱。因为你值得这些美好。所以,我们一起收养他,好吗?爱你。李熏然。”

 

电话响起。

“喂,熏然,我们去办领养手续吧。”

“好。”

 

你是不是也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我,和你笑的一样开怀。

 

 

----------------------------

办手续的这天,恰逢凌远的生日。

凌远正想着在孩子姓名这一栏填写“李家成”三个字时,李熏然一把夺过表格,工工整整的写下“凌诚”二字。

 

看着凌远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李熏然说:“送你的生日礼物,孩子跟你姓,要做个好爸爸哟。”

“知道了,李爸爸。”凌远笑了,眼里却噙了泪。

 

凌凌之心,言出必成。凌诚,多好的名字。

 

 

谢谢你,谢谢你理解我的苦与乐,谢谢你爱我如生命。

 

============================================

这几天重感冒ing,打喷嚏打的满眼小星星以及只能用嘴巴呼吸的码字员终于爬来更新了。千呼万唤始出来,久等了各位!

谢谢耐心等待的小伙伴们,谢谢来看文、评论和送小红心的你们。

预计下章会完结,然而下章还在遥远的梦里。   

ヾ( ̄▽ ̄)Bye~Bye~

 


评论 ( 13 )
热度 ( 89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