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 Stay With Me

第13章  越是难耐,就越要勇敢

 

后来他回忆这一年间发生的事情,他说身体上的痛感已经无处追忆,但心理上的那些波动、

那些绝望的挣扎和那些阳光灿烂的希冀,都是附在那点点滴滴故事下的烙印。情绪不再浓烈,但也绝不是云淡风轻,每一次被提起放下,都不会波澜不惊。

 

这一年,无疑是他生命里特别的一年。那是一个夹杂着伤痛和成长的转折点。

 

这一年,他三十出头,成熟未满,稚气已脱。

这一年,是他和爱人相知相爱的第四个年头,感情稳定,细水长流。

 

如果十八岁的他遇见这一切,那他就和自己的警察梦永远无缘,青春岁月里的理想和张扬被泼了一盆冰冷彻骨的水一般浇息,而后的路是怎样,无从看清;如果是更老的年纪,他就没有足够强壮的身体去支撑这些病痛的折磨,他或许也就顺水推舟放下了事业,他或许会少些坚持和勇气。

 

如果这一切是命中注定,那么他觉得这场劫难在这一年降临到他身上也算是幸运。

他有力气去挣扎,他也有心胸去承受。


日子越是难熬,就越要滋生勇气和信仰。

他不是不允许自己脆弱,事实上他也跌跌撞撞着,浮浮沉沉着度过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怪罪他,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会看不起自己,他本是如此倔强,他感谢这份倔强。

 

也不是所有下定决心的选择,都能勇往直前的走下去的。

他说走不动的时候停一停就是了。

走不下去的时候,看看陪伴自己一路的人,恍然大悟并不是你一个人在承受在努力,那你怎么也要咬着牙再往前走走。

 

不想拖累,变成了勇敢。

不想辜负,变成了勇敢。

打碎的痛,变成了勇敢。

吞下的泪,变成了勇敢。

我的倔强,变成了勇敢。

你的温暖,也变成了勇敢。

……

 

再后来,勇敢就成为了一种常态、一种习惯,成为了身上最无形也最珍贵的特质。

别人敬佩我有一颗勇敢的心,以为那是与身俱来的英雄般的光辉符号,而我知道,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

 

 

李熏然穿着一身休闲服,刚从楼下散步回来。原本电梯门就要关上,里面的人又摁了开门键,李熏然加快了步伐赶了进去,走的急了些,重心就把握不好,他趁调整步伐的当口,朝那个摁键的人说了声谢谢。

站定一看,电梯里是个女人,女人旁边还站着个孩子。恰巧是住隔壁的邻居,母女俩今天穿了亲子装。

“童童,今天这么早放学啊?”

小姑娘一开始一直盯着李熏然手里的拐杖,听闻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眼睛扑闪着看了一眼李熏然,又转向自己的母亲,“妈妈。”

女人本拿着孩子的书包给她找什么,抬头一看,“哟,是李先生啊。”随即又拍拍孩子的肩,说道:“童童,这是隔壁的李叔叔呀,快叫人。”

小女孩似是想起了什么,大声喊,“李叔叔好。”

李熏然一脸笑意。

女人也笑着回应一句,“今天幼儿园亲子日搞活动,放学早。”

 

电梯门“叮”的开了,李熏然示意母女俩先走,自己在后面跟着。

女人拿钥匙开门的间隙,小女孩又一脸好奇的盯着李熏然看。李熏然这段时间恢复的不错,偶尔可以脱离拐杖走一小段,但凌远怕他走不稳,特地买了一根可折叠的轻便型拐杖让他随身带。

 

小女孩突然问道,“妈妈,叔叔的腿坏了吗,幼儿园的园丁伯伯也要拿着长长的棒子才能走路,他们说是瘸子。”

“诶呀,童童,怎么说话呢,叔叔只是抓坏人腿受伤了。”女人一脸歉意的朝李熏然看看,李熏然听到孩子的话也是下意识的回头,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句“没关系,孩子嘛。”

 

隔壁的门关上了,李熏然楞楞地站在原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拐杖。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是买菜回来的母亲。

“熏然?怎么不进去?”

情急之下,只能吐出理所当然的理由。“啊,我……钥匙忘带了。”

“唉,这孩子,我出门前真是白嘱咐了。”

李母掏出钥匙,开了门。

“快快,进屋。愣在那里干什么。”

李熏然很快把情绪按下,转而接过母亲手里的环保袋翻看,“妈,今天买了什么菜啊。”

……

 

---------------------------------------

 

凌远回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李熏然歪着脑袋靠在床头睡着了,电视里还放着什么法制节目,诡异的背景音乐和屋里的温暖格格不入。

 

“熏然,熏然,醒醒,要睡就好好睡。”

被强行推醒的李熏然,迷糊的看着眼前人,“你回来啦”,然后猛的瞪大眼睛,“完了完了,刚才那个犯人的逃跑路线你看到了吗老凌,我怎么睡着了。”

 

看着一脸沮丧的李熏然,凌远觉得好笑,转身走出屋,回来的时候端了一杯牛奶。

“熏然,来把奶喝了。”李熏然接过杯子咪了一口。

“天冷了,早点睡,别等我。”

“谁等你呢,我看电视呢。”

“好好好,那即使坐床上的时候也要多穿点,你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折腾自己的身体。”

“知道啦,你真是要比我妈还啰嗦了,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

“嗯,最近是有点忙……”凌远眼里闪过什么转瞬即逝的情绪。

“那以后排在下午的复健我自己去。”

“那怎么行,我不放心。”

“诶哟,凌院长,你操心的事太多了。你相信我,一个人没问题哒。”李熏然顶着一嘴的白色奶沫啄上了凌远的嘴,看着凌远反应不及的样子笑的乐不可支。

“好吧,你自己打车去,到了联系我。”

……

 

----------------------------------------

 

凌远隐隐觉得最近李熏然变的寡言。

在面对包括自己的所有人时,他还是那样热热闹闹的,但只有一个人时他有些消沉。

凌远几次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发呆,眼里有些悲怆。

一开始,他以为许是养伤久了,一个人在家闷,他顺着赵启平韦天舒他们的意思,准备组织一场聚会,而跟李熏然提起时他最初的反应明显是不情愿的,而后变成一丝迟疑。

 

“没事,你不想去就算了。”

 

凌远只当他是身体疲,或是觉得腿脚不方便懒得出门。

但后来听到李熏然电话里连番几次拒绝了朋友,同事,他开始觉得不对劲。

以李熏然的性格,伤好一点了肯定是吵着要出门的。

 

但是他在排斥,是明显的心理上的排斥。

凌远发现,李熏然的活动范围几乎只有家和小区,他把自己框死在了尽可能少接触他人的环境里。

发生了什么吗?

 

后来一次巧合的情况下,凌远遇到了住在隔壁的女人。

 

“凌院长,真的抱歉,上次孩子当着你爱人的面说了不该说的话。”

这件事情凌远完全不知情。因为事关熏然,所以他才多嘴的问了究竟。

 

原来是这样。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他又怎么会对一个孩子置气?只是他知道李熏然受伤以来变的敏感。事实上,李熏然已经做的很好了,他很努力,也很勇敢。他都看在眼里。

他想好好保护他,但有些事只能自己捱过去。而他的熏然,一定没问题。

------------------------------

 


这一年的冬天来的早,秋日里尚暖的阳光被几波寒风吹的丢了影子。一时间,整座城里垂枝挣扎的叶都离开了眷恋,扑进风里,落进了土里。


就像天气冷的猝不及防一样,凌远病倒的消息也让李熏然猝不及防。

人总是对自身以外的东西觉察的迟钝,就算办案伶俐的警察也是如此,这不是错。

 

其实不是没有征兆的,只是那个人一向报喜不报忧,李熏然当然不会责怪那人的隐瞒,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再怎么怪罪,还是担心和心疼更多。

 

凌远是在头一天晚上值班的时候出事的。

韦天舒发现的时候凌远已经捂着胃痛的直不起身,把忍不住在低声呻吟的凌远带到急诊室。情况不是很好,值班医生赶紧给院长急救。

见韦天舒拿出电话转身往外走,虚弱的凌远硬挤出一点力气拽住韦天舒的衣角,“别告诉熏然。”

韦天舒不听,继续拨号。

“三牛……”似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至少……明天早上再说,晚上他……一个人出来不安全。”

 

这天夜里潼市下起了初雪,雪下的不猛,却也淅淅沥沥到日出才停下。清晨的窗外,染上了层层的白,和入睡前的景象截然不同。

这个夜里有人安眠,有人辗转反侧,有人揪着床单忍疼,有人守着谁叹息。

 

李熏然在雪地里快步走着,下雪天哪里打得到车,自己的腿又不能开车,想想家到医院就半个小时路,他一狠心就自己走过去了。顾不上阴冷天气腿脚的酸胀。

 

时间尚早,路上的行人不多,晶莹透亮的雪子在阳光下渐渐消融,染上薄薄一层湿滑。李熏然走的小心,可是心里毕竟着急,快到医院门口时,还是一个不留神踩上了光面的石材铺地,狠狠的滑了一跤。门口的保安,见状上来扶,李熏然抖了抖身上的雪,看着衣服上不大不小的一片水渍,有些懊恼。

 

犹豫着还是去了赵启平的办公室。

赵启平看到李熏然的人并不惊讶,只是被他身上那副狼狈样子惊着了,见状赶紧卷起李熏然的裤管查看了一番,确定只是膝盖轻微擦伤,脚踝有些红肿以外没有别的问题,才放了心。“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熏然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你看你这一着急,把自己搞成这样。”赵启平叹了一口气。

“我刚才去病房看过了,韦天舒陪着他,昨天折腾到后半夜才安稳下来,血算是止住了,但要好好养一段时间。”

 

“你们俩啊,没一个让人省心。”

赵启平转身从柜子里拿出药膏给李熏然的腿揉捏起来,“你看这半罐药膏还是上次给他揉腰的时候留下的。”

见李熏然一脸疑惑,“你不知道?他之前腰扭伤跑过来让我给他擦药,还挺严重的,说是抱你上楼时扭到的。”

李熏然的眉皱的更深了。

赵启平吐了吐舌头,把李熏然的裤管放下来,又去柜子里拿了一条备用的裤子给李熏然,“好了好了,你也别太担心,凌远这人就这样儿,欠教育。先把湿的裤子换了,我带你去病房。”

 

 

 

 

---------------------------

是这样吗?

他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凌远看着身边的人睡过去后仍不敢合眼;

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凌远怕触到自己尚没有勇气面对的事情或是伤及自己的自尊而欲言又止,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话藏进心里,堆成心事,却哽的自己喘不过气;

他不知道,自己刚出院的那一段日子,凌远抱自己上楼的时候扭到了腰,怕自己伤心只能偷偷让赵启平给自己推拿擦药;

他更加不知道,最近天气凉了,医院的事又多,凌远的胃病又犯了,好几次不听劝开了止疼药乱吃。

 

赵启平和韦天舒交代的这些事, 他都不曾知道。

 

很多时候,他困在自己的思绪里,他狠狠骂醒自己的颓废,他鼓励自己要坚定,他做的很好了。可他还是觉得自己自私了,他怎么可以忽略了那个乐他所乐、痛他所痛的人。

 

送走了熬夜照顾凌远的韦天舒和要坐诊的赵启平,李熏然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凌远病床边,捂着他冰凉的手。

已经快到中午,却也只有淡淡的冷冷的光打进房间。

 

凌远瘦了很多。

他睡的不深,似是有梦魇缠住了他。

李熏然揉开那人紧皱的眉尖。

 

 

“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凌远没有力气说话,轻轻摇了摇头,挤出一个笑。

“骗人!”李熏然的眼睛通红。

“熏然……”

被一个炙热的吻堵住了唇舌。

有咸咸的液体一并滑进嘴里。

 

“凌远……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嗯,我知道。”

 

我们一起好起来。

 



“凌远,我来医院的路上摔了一跤,不过不严重,只是膝盖磕破了皮,已经让启平看过了。”

“诶诶诶,你别起来,好好躺着,我真没事了,给你看……”

 

“凌远,以后有什么事都别瞒着了好吗,我们一起面对。”

“三牛哥和启平已经跟我说了一部分你的罪状了……”

“等你好一点了,我也有事要跟你坦白,你也全给我招了,不许耍赖。”

 

“凌远,你以后别瞎折腾自己的胃了,我已经给你请了一星期的假了,一定给我好好养着”

……

 

李熏然把手覆在凌远的胃上一下一下的揉,凌远听他在旁边一直叨叨着,时而紧张,时而回应的点点头,又渐渐睡过去。

 


真是全天下最温暖的催眠。

 

 

------------------------




有很多东西要去面对,有很多东西只有时间才能冲淡、抹去。

就像隔壁的小女孩的那句童言无忌,很多人并没有恶意,你只是从他们投来的眼光中误读出了自己害怕的东西,很多东西自始至终是自己强加给自己。

 

会有同情吗?一定有的。有惋惜吗?有的。

可是,自己得到更多的是关心,是善意。

就如同自己相信人与人间的情谊,那些没有被岁月偷走的感情才是长存在彼此心里最好的东西。

他能感觉的到,那对方也能感觉到。

 

他开始真正接受,或者说,是坦然面对。

抛下所有的包袱去面对凌远,面对自己的父母,面对所有关心自己的人。

最终在所有陌生的眼光中释然,做回曾经那个阳光般的人。

 

 


 

后来,凌远陪着他一起等着最终的检查结果。

赵启平说,虽然后期的恢复和治疗效果都理想,骨骼愈合的情况不错,肌肉萎缩也得到了控制,但是毕竟伤的重,肌肉和骨骼还是出现了不可逆的损伤,往后行动起来还是会有影响。

 

李熏然和凌远接受了这个结果。那是预料之中可能出现的结果,尽管不是最好的结局,却也再也不会击倒他们了。

 



一滴眼泪都不流,那叫做冷漠。

所谓的勇敢,是把哭过的事变成动力,把眼泪留作成长的养分。


不要做一颗坚硬的石头,踢不烂摔不碎可还是会痛啊,若是埋进土里沉入水底也就再也看不到阳光。

去做一棵树吧,享受春华秋实的绮丽,也承受的起雨打霜落枯枝败叶的冷清。刻在身上的伤痕是岁月赋予的最美的记号,扎进土里的是脚踏实地坚定不移的信念。

就算叶子都随风而去了,飘飘荡荡也总有归根的那一天。

 


而我就在那里,等待来年的新生。



============================================

这篇真的写了好久好久,越写越长,很多话其实是想对自己说,三次元的生活好艰难,想要紧紧抱住自己。


文章大概是快要完结了,其实每一篇都可以单独拿出来看,故事本来就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情节,也没有傻白甜,也没有作天作地,也没有肉,只是想写写有关人情,有关温暖,有关成长的东西罢了。 


感谢来看文、评论和点小红心的各位。有一些经常造访的朋友,着实感谢。




评论 ( 6 )
热度 ( 84 )
  1. Angel__筱筱Re叶梓 转载了此文字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