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 Stay With Me

第12章   左右

 

养伤的日子里身体还是虚弱,李熏然总比平时醒的晚些。而凌远一大早已经离开去医院上班。

李熏然拄着拐杖走出房间,正看见母亲坐在餐桌旁翻看着什么。

 

已是深秋,天气凉了不少。

这天早晨并没有阳光,屋外的黑云压着远处的建筑轮廓一点点往自己这头聚来。要下雨。

屋里也是昏暗的,母亲开了餐厅上方的一盏小灯,橘色的光照着木质桌子,泛起淡淡的亮泽。

 

听闻声音,李母抬头从专注的事里抽离出来,朝儿子的方向望过去。

这一看就皱了眉头。

“诶哟,熏然啊,天气冷了,怎么只穿睡衣就出来了!”

“妈……我不冷。”

“等你觉得冷了,就要生病了!你跟你爸真是一个德行。”

于是,睡眼惺忪的李熏然被母亲赶回去加了一件外套。

 

“妈,刚才在看什么呢?”李熏然缓缓在桌边坐下。

“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呀。”李母把铺在桌上的照片集往他那边挪了一下。

 

相册的封面是老式的广告纸,照片放久了都有些发黄,有那么几张还带着斑纹和折痕,许是从别的哪里收来重新归在了一起。

 

李母轻轻抚过每一张照片,回忆断断续续的涌出来,她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恨不能把这些照片背后的往事一一道来。

 

“你看,这是你百天的照片。这还是在你爸局里分的老房子里照的呢。你看你小时候还是肉嘟嘟的,再看看你现在,越长越瘦。”李熏然瞄了一眼黑白照片里光屁股的胖娃娃有点不好意思。

“妈,我现在这叫精壮,我吃的又不少。”

“你少跟我贫。”李母戳了戳儿子的脑门。

“诶哟,疼疼疼疼……”李熏然故作调皮。

李母被儿子逗乐,继续道:“你看这张,你爸扶着你学走路的时候照的,就在离警局不远的公园里。”

“唔……我那时才多大呀,我都没印象了……可是妈,爸年轻时真帅,怪不得能生出这么帅的儿子。”

“这孩子,你这么帅难道不是我的功劳啊?”

李熏然看到和父亲“争宠”的母亲觉得既好笑又甜蜜,随即转过身抱住母亲,“当然是我妈的功劳啦,要不是我妈让那木鱼脑袋的老爸成功脱单,我哪这么好命做你们的儿子。”

“……就你嘴甜。”李母笑的合不拢嘴。

 

“看,还有这张,你爬上树时你爸给你照的。你小时候在警局大院儿啊,可是出了名儿的捣蛋鬼,你爸同事都说你以后也是当警察的料,你爸就生气的说哪有当警察的到处惹事不遵守规矩的……”母亲的脸上挂着笑。

……


他从母亲那里接过相册,翻了又翻。

相册不厚,只此一本,但满满一本都是自己。

他想起凌远曾说过自己除了证件照外没有留下什么照片,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至少他的童年很幸福,虽说父母很忙陪伴自己的时间有限,但是相处的时间里小小的自己是满足的、是被疼爱的,回忆起来快乐远大于孤单苦涩。

 

这些定格画面中的主人公都是自己,每一张照片的背后一定都有一个美好的故事,然而有一些确实因为经历那些时自己年纪尚小而不曾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大一点时拍的照片他都还有些印象。


十岁那一年,由于母亲在外地工作,父亲工作又忙,没人照顾李熏然,他第一次被领去父亲工作的地方玩,一进警局就被叔叔阿姨们穿的笔挺笔挺的制服深深迷住,他想象自己长大以后穿制服的模样,一定很帅。

爸爸工作忙的无暇陪他,实习生小哥哥带着他到处转,还在他的反复央求下把自己的警帽给他戴,他就戴着比自己头围大一圈的帽子在警局门口留了影。

他告诉小哥哥,他将来也想当警察,小哥哥笑着说:“那你要好好努力啊,警察身上的担子很重,要足以勇敢果决,又睿智细腻,才配去肩负别人的人生,去守护珍贵的东西。”十岁的李熏然似懂非懂的看着小哥哥的眸子,觉得那一刻哥哥眼里有大海有星芒,后来他知道了,那是一种骄傲,作为警察的骄傲。当时的他不够懂,但他也有向往,他说以后要像小哥哥学习。小哥哥说:“我还没修炼够呢,我的目标可是你爸爸,他是个很优秀的刑警。”

李熏然很开心,因为他是那个人的儿子呀。
后来他把照片给父亲看,父亲嘴上说着“没规矩,警帽不是随随便便能戴的,有本事自己以后做一名真正的警察”,可是心里一定觉得儿子长大以后穿起制服的样子很好看。

……

十四岁的李熏然代表学校在市运动会跑步比赛上得了第一名,他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都没有来看他比赛,他兴奋之余就有了遗憾。

后来,年级主任把领奖时特地拍的照片给了他爸爸,他看见父亲小心翼翼地把其中一张裱在相框里,挂在餐厅背景墙上最显眼的位置,他知道父亲心里是骄傲的。

十四岁的他就坚定了考公安大学的梦想,他想他正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总有一天他要做一名真正的警察,让父母替他高兴。

……

相册的最后一张照片也已经是十年前拍的了。

那时他大学刚毕业,以最优异的成绩分配到了市局刑警队,在入职欢迎会上他作为代表发了言,和领导合影时,知情的几位长辈把他和父亲推到了一块儿,他们紧挨着,穿着一样的制服,露着相似的腼腆的笑容。他心里很高兴,因为他的梦想实现了,而作为一名真正的警察的路刚刚开始,他会坚定走好每一步,和父亲一样。

那是他成年后和父亲唯一的合照。他感谢自己的所有努力,才拥有了这样一个时刻。

后来拍过的照片就寥寥无几,再翻看这些曾经的自己,倒是温馨。

 

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却发现母亲沉默着盯着相册,红了眼睛。

轻轻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关切的问:“妈,怎么了?”

 

揉了一下眼角,李母说:“妈在想,过去因为工作的关系,陪你的时间太少了,错过了你太多的成长,当时只能通过你爸爸或是别人的描述才能知道你的情况,而现在只能看着这些照片才能想起你小时候的事。不知不觉啊你已经长这么大了,给你拍的照片真的不多,这一本还是搬完家以后东拼西凑整理出来的。从小你就很懂事,也很坚强,让我们很省心,但每个孩子都是渴望父母陪伴的不是吗。妈……觉得亏欠你。”

李熏然心里跟着难受起来,“妈,你不要这么说。我从来都没有觉得委屈,我很幸福的,我有很爱我的父母,虽然你们陪我的时间少,但是我知道你们都爱我,现在又多了一个爱我的人,我真是特别幸福……”

“我知道的,我选择了和爸一样的职业,你这辈子一直在为我们操劳,也提心吊胆的生怕我们出事。你现在退休在家了,其实也想有人陪,也更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可是我们的工作性质不允许,家庭的时光还是被牺牲了。好不容易爸离开了一线,我又搭了进去,害你常常担心……”

“如果……如果这次我的腿好不了了,我就……我努力争取个文职。 然后花更多时间陪你和爸。”李熏然的眼里有哀伤,也有释然。

“熏然,傻孩子……妈不许你这样说。腿会好的。妈为有你这个儿子感到骄傲,妈也觉得幸福。 妈尊重你的理想,就像当初尊重你的感情一样。你健康快乐,妈就知足了。”

“谢谢妈。好了,咱不难过了。我饿了妈。”

李母收起了自己的情绪,站起身走向厨房,“是是是,说了这么久,都饿坏了吧,我给你煮了红豆粥。”

 

李熏然看着母亲的背影,他想把那些有关人生的选择,舍与得都抛在脑后,他觉得眼前拥有的,才是珍贵啊。

不管怎样,那个牵动母亲一颦一笑的人是自己。

他要好好的,然后陪伴这些爱自己的人一路走下去。

 

 

--------------------
两个星期后的某个早晨,凌远照旧开车带李熏然去医院复健。

在一段时间的理疗恢复以及简单的伸展训练后,赵启平允许李熏然下地走路了。

这天凌远没有手术,就在一旁陪着李熏然做练习。
复健的过程很单调又很辛苦。李熏然忍着腿部的不适感和无力感,一步一步的小心挪着。一开始由于不习惯,大部分的力气都用在了手臂上,手臂很快就酸痛起来。两个来回下来,李熏然已经满头大汗,凌远心疼的给他擦了汗喂了水。

“歇会儿吧。”凌远关切的说。
“没事我不累。”
“熏然,欲速则不达。”李熏然听话的被凌远扶到一边坐下。
“感觉怎么样?”
“使不上力。可能太久没走了吧,脚有点胀。”李熏然揉搓着自己的腿。
“慢慢来,我陪你。” 

凌远趁李熏然休息的时候向赵启平咨询了有关用力方法的问题。

赵启平想了一下,建议说,“其实你们俩可以面对面站着,然后让他搭着你的肩或是你扶着他的手臂慢慢走,这样他手上不吃力,自然腿上就会使力了。一开始都这样,会规避用受伤的肢体活动,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千万不能心急。他恢复的不错,安装的垫片也没有排斥反应,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复健效果了。”

凌远回复健室的时候李熏然已经自己站着练起来了。凌远赶紧迎上去,搀住他一点点往自己的后方退。

“赵启平说这样能调节用力方式,咱们试试。”

然而李熏然一个没站稳直接就一脚踩上了凌远的皮鞋。

“诶哟。”
“诶诶诶,你别踩我啊……”
李熏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来听我口令。先出左脚啊,左,右,左,右……”

很熟悉的感觉。

突然间有画面涌进脑海里。

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初春的青草地透着嫩香。他穿着妈妈新买的会发声音的小鞋子,被爸爸抓着手往前走。
爸爸半蹲着一步步往后退,始终小心翼翼攥着儿子的手。

“听我口令。”
“左,右,左,右……”


小鞋子发出嘎叽嘎叽的声响,1岁半的李熏然兴奋极了,噔噔噔的配合着爸爸的口令往前走,嘴里一直咿咿呀呀的叫着笑着。 不远处的妈妈拿着相机在喊他,“熏然!熏然!”
爸爸给他指,“看,妈妈在那儿呢。”
他回头往妈妈的方向看,小眼睛亮晶晶的,妈妈抓准了时机按了快门键。

“麻——麻——”照片里的孩子笑的特别好看。

他终于想起了那张照片背后的故事,那一刻他仿佛闻到青草的香,感受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暖,和父母心中的喜悦。

紧接着想起的,是拍完照片后的事。

父亲放手让他自己走,结果他没走几步就摔了。小鼻子磕到了草地里的小石头上,被尖锐的石子刮了一道口子,他愣愣的摔在那里。等爸爸火急火燎的跑过去把他仰面捞起来,他才终于忍不住哇的哭出声。小熏然被赶紧带去医院处理了伤口,可还是留了一道浅浅的疤。

凌远看着眼前的人摸着自己的鼻梁愣神,觉得好笑,“想什么呢?”
“终于想起我鼻子上的疤是怎么回事儿了。”
“你不是跟我说是被歹徒拿砖砸的吗?”
“骗你的。”
李熏然噗的笑出声。

“喂喂喂,别以为你腿伤着我不敢揍你啊。”
“你试试呀”,李熏然笑着往后退,然而没站稳就要往后倒,被凌远眼疾手快的即时拢进了怀里。
“我可不舍得。”凌远抱着人不放手。
“好啦,不闹了,我得抓紧时间再来一组,马上就饭点了。”


从儿时学步,到如今的复健,抓着自己手的人变了,而那份稳稳的安全感却没有减退。是小心翼翼守护自己的厚重的父爱,还是视自己如生命的凌远的温暖,都是自己心中想拥有、想追随、想珍惜的情感。


而他所能回馈的,是眼神中的信任,和灿烂不减的笑容。

 


最幸运的事,是每次以为要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披荆斩棘承受一切时,总有人陪着自己。

光明正大牵着我的手的,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为我的成长感到骄傲的,不善言辞却无私爱着我的,那么多那么多人,感谢你们一直在我左右。

 

「当日出变成了下个日落,

  想起谁眉头会变得温柔,

  一句话或问候、嘴角上的笑容,

  就足够我下次漂流。

 

  多感谢,你总是在我的左右,

  让勇气紧紧的保护我,

  可不可以让我

  用快乐,

  回报你所有。」

 

 

哭累了,就一起笑吧。



----------------------------------------------------------------------------

叶梓守则:

1. 不码完这章不许看三哥!(╯°Д°)╯(事实证明相当有用,加完班都会乖乖码字)

2.就算大家都去二刷三刷三哥没人看你的文了,也要勇敢的按下"发布"键(╯°Д°)╯

3.发布完赶紧去补三哥吧! ε=ε=ε=ε=ε=ε=┌(; ̄◇ ̄)┘


感谢来看文、评论以及送小红心的你们。 ε=ε=ε=ε=ε=ε=┌(; ̄◇ ̄)┘

评论 ( 10 )
热度 ( 72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