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 Stay With Me

第10章   听见你的声音

 

张小娴说,两个人在一起时,会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心挂在对方身上。

 

所以有些话,无需言语,就能听到。

所以有些痛,刺在你心里,我也感同身受。

这就是所谓牵挂,所谓爱。

----------------------------------

 

 

李熏然出院回家了。

 

距离上一次在家已经过去月余。

就是去追捕老k的那天,他明明离家那么近,却花了那么久才重新回到这里。

他回想起临走前他吻了爱人时的甜蜜。可是那一走就是天翻地覆的命运,他觉得恍若隔世。

 

站在玄关发呆这会儿,凌远已经拿出新买的拖鞋给他换上。

“试试,感觉怎么样?”

他用右脚踩了踩,嗯,很软很舒服。

 

他用笑容回答。

“欢迎回家,熏然。”

 

简单的吃了顿午饭,凌远把李熏然扶到客厅沙发坐下,自己去厨房收拾。

李熏然坐着无聊,起身想到处转转。

他发现不仅客厅新铺了地毯,洗手间也放了防滑垫。凌远的细心让他感动。

 

他们的家是复式结构。卧室书房都在二楼。

凌远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时,撇见李熏然正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扒着楼梯扶手艰难的往上挪。心里不禁紧张起来,三两步跨到那人身边。楼梯不宽,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有些局促,凌远便一把抬起那人的腿,一个公主抱跨上了台阶。

 

“诶诶诶,我自己可以的……”

“哪里可以了……别跟我犟。”

 

李熏然不再做声。十几级台阶走的两个人心事沉沉。

李熏然瘦了很多,抱起来并不很重。只是凌远最近也没有休息好,再加上走的不是平地,凌远到底是出了层薄汗。李熏然自然看在眼里。

 

在卧室里坐下,凌远还是犹豫着开了口,“熏然,我们要不换一套房子吧,你现在……腿脚不方便,有楼梯要上上下下走,不安全……再说,我这套房子也买了好些年了,东西都旧了,我们……”

不等凌远说完,李熏然一口否定:“我不同意!这房子离医院离警局都近,地段又好,上哪儿再去找这么好的房子啊。就因为我的原因?!赵医生都说了我恢复的不错,以后要加强锻炼,每天走走楼梯不是挺好的吗……我现在这样只是……只是暂时的,过段时间我就会和以前一样生龙活虎的,所以你这些担心都是多余!”

“熏然……你不要激动,我也是为你着想。最近医院事情多,我走不开,你一个人在家我又不放心,要不这段时间我们请个阿姨?”

“不用不用!凌远!我不希望有人一直提醒着我可能真的会拄一辈子拐杖,我需要靠别人的帮助才能正常生活……我还没有那么可怜……我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李熏然右手死死捏成拳,指甲盖陷进肉里,忍下那些在失控边缘徘徊的情绪。“我累了,凌远,我不想再讨论这些问题,我一个人可以。”

“熏然……我不是这个意思……”凌远觉得心里刺痛,他想好好解释,但又深知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无疑是再一次揭开伤疤。

 

抽丝剥茧的痛,大刀阔斧的痛,都会痛啊。

 

两个人都沉默着。有风吹进屋子带起窗帘,绵柔的布料被掀起一角而后落于无声。


 

“好吧,我听你的。”


安抚的揉了揉他额前的碎发。

扬起嘴角,想给爱人一个笑容,是信任、是鼓励、更是尊重。

 

 

只是温柔里带着苦涩。

 

 

 

 

 

-----------------------------


凌远得知消息的时候,才刚从手术室出来。

 

见韦天舒一脸慌张的候在休息室,想必是出了什么事。

“发生什么了?”

“李熏然从楼梯上摔下来了,现在在骨科病房……”

 

凌远的脸色瞬间变了,满眼的焦躁和担心,嘴里却还保持着镇定。

“走,带我过去。”

 

病房里,赵启平正在调滴管的流速,见凌远过来,先开口道一句,“没什么大事,别紧张。”见凌远紧皱的眉头明显松弛了下来,又继续说,“多处软组织挫伤,之前小腿骨折的地方又给摔了一下,索性不严重,留院观察一天,没什么情况的话回家慢慢养着吧。”

 

床上的人安安静静的躺着,脸色青白,左腿下被垫了枕头抬高,微敞的领口露出一截泛红的皮肤。凌远坐下靠近他,抬手蹭过那人清瘦的脸颊,而后握住了那只扎着针的手。那人始终没有回应,脸颊微热,手却冰凉。

 

站起身,凌远拉着赵启平走到病房外,“究竟怎么回事?” 

“刚给了点镇定剂,现在睡着呢。他好像情绪不太好,回头等他醒了,你们好好谈一谈吧。 ”

“我是问,他怎么会摔的?”

“这个,你可能要问他自己了。我接到他的电话赶去你家的时候,他跌在楼梯旁,手里抓着手机,地上散落了好多纸,我一看是我之前给他的美国那边的治疗康复案例,还有一些估计是网上搜的复健指南。人已经疼晕过去了,我赶紧给他送医院,期间他还一直迷迷糊糊的抓着我说千万不要告诉你。”

 

赵启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凌远,我之前也说过复健不能操之过急,要循序渐进,我这都安排好了,李熏然也真是不听话……还有他现在这个样子,你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在家……我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接受、可以适应的,无论作为朋友,还是作为主治医生,我都希望李熏然好好的,但是你们要对自己有信心,更要有耐心。”

 

凌远怎么可能会放心……

可是当李熏然反复强调自己一定会乖乖躺在床上,并且还以无公害的笑容时,自己就轻易相信了。他每天中午会回家给李熏然准备午餐,实在走不开时也会拜托韦天舒。

 

这才三天,就出事了。

凌远心里比任何人都难过呀。

 

“是我的疏忽……谢谢你,启平。”

 

 

 

 

 

---------------------------


李熏然在傍晚时分醒过来,觉着浑身酸痛,挣动之下吵醒了趴在一旁瞌睡的凌远。

 

凌远揉了揉肿胀的眼睛,表情有些严肃。

“醒了?”

“嗯……”李熏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不敢多言。

“我去给你热饭。”凌远起身走开。

 ……

 

“张嘴。”

“我自己来。”

“手还肿着。听话,张嘴。”

 ……

 

“吃饱了?

“嗯……”

 

病房里的气氛很糟。有扑闪着察言观色的眼睛,和咬着嘴唇欲言又止的轻轻喘息……

 

 

“你就没有话跟我说?”凌远冷不防的来了一句。

“啊?”

凌远也不说话,自顾自收拾饭盒。

 

“我……我就是觉得自己腿好的差不多了,一个人又呆着闷,想自己试着锻炼锻炼。一开始都好好的,我也没想到怎么就脚底一滑……”李熏然越说越没有底气。

“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只好打给赵启平了……然后,然后启平都跟你说了吧……”

似是攒了很大的勇气,深吸一口想再解释什么,却又突然泄了气,“凌远,我……”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逞强。让你老老实实休息,你为什么非要自作主张?”积压了一天的情绪似是随着那人小心翼翼的倾诉而不断被放大,终于没有忍下而变成扩大了分贝的责怪。责怪的是对方,心疼的却是自己。

 

 

“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想快点好起来。”

 

 

累赘?

你怎么会是我的累赘呢。

 

这两个字过于沉痛。

 


“熏然,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你。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也不在乎为你做更多,让你依靠。” 

 

“可是我在乎!”他说的决绝,“我不想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个站都站不稳的人,还能谈什么未来,还能拿什么……去爱你……凌远,我不想这样。”

 

 

李熏然很痛苦,他死死揪着床单想克制自己,但终是觉着视线变得模糊,他不敢看凌远。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凌远叹了口气,也不拆穿。

默默的走了出去。

 


 

有太多情绪夺眶而出,一滴一滴晕湿了洁白的被子。

 

他想作为一个男人,他是不是过于脆弱了。

可是那种渴望而不得的感受一时间占据了所有的思绪,像是临上场却丢了武器的战士一般绝望。他是战士,就算有视死如归的决心,他也不能没有武器,那等同于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希望渺茫。

可生活本就不公平啊,从此以后他可能必须赤手空拳了,面对枪林弹雨,他也要学着保护自己,学着守护自己的爱人和家。

那将是怎样一场艰苦而漫长的斗争?他不能永远软弱。

 

可是凌远啊……

还以为自己真的刀枪不入了,一见到你,眼泪也变得不争气。

还以为自己真的无所畏惧了,一见到你,就似乎纵容了自己的脆弱。

 

 

-----------------------------


凌远轻轻带上了门。
没有走远。
他不想走远。

他被一阵阵的无力感侵袭,眼眶泛酸。
关上门的那一刻,似乎失了所有力气。他觉得累,很累。可是他绝不能倒下,他必须承受,他要挺住,他还要撑着李熏然走下去。路还很长。



隔着一道门,传来李熏然极力克制的抽泣声。他听得到。

靠在门边,然后倚着墙滑落下去。
心里难受,胃里也在不安分的抗议。




韦天舒哼着小曲儿路过。夜里走廊暗暗的,有一道应急侧灯的光打在凌远身上,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被照的更加冷峻,他就静静靠着墙坐在地上,仰着头,眼里没有泪,却可以读出压抑着的心碎。


“凌远,你怎么了?胃又疼了?你说你这周都疼了第几次了!我扶你起来…”




“三牛,你听到了吗?”


“凌远,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
男人捂着胸口说,“这里堵得慌……”



韦天舒从门上的玻璃窗口中瞥到了病床上的人把头埋在被子里,身子控制不住的在颤抖。再看着眼前人那副憔悴的样子,他了然。



三牛,你听到了吗?
他的哭声,我的心疼。

 

 

 

 

 

 

 

---------------------------

 

--I`m  falling down , falling down , falling down...

--I`d  be around , be around,  till the end...

 

--凌远,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振作起来。

--熏然,我会陪你好起来,陪你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Just  stay  with  me. 
--Just  stay  with  me. 

 



 

我想,你一定听得到。

 

-------------------------------------------------------------------------------

小火慢炖n多天的文终于出锅了。

写的我好伤心好想哭咧。

 

本来想写一个偏执又自闭的李熏然,但我想李熏然的内心应该是强大的,他不会永远消沉,就让他绝望一下就好,从今往后还是怀着希望吧。而凌远,他的内心是细腻温热的,是包容的,他不害怕委屈自己,他只害怕让对方受伤害,这是过往的经历给他造成的阴影,但他其实无比坚定。心很累,却还是爱的,爱着就要陪他走下去。

 

感谢读完文,送小红心和评论的小伙伴。欢迎交流。(づ ̄3 ̄)づ╭❤~


评论 ( 13 )
热度 ( 69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