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 Stay With Me

第04章   就想赖着你


饭后,李熏然听话的收拾了行李,洗了个澡,扑向了久违的大床。

熟悉的被子香。

猛的一个翻身,一把抱过凌远的枕头,"老凌,想死我啦!" 毛茸茸的脑袋在枕头上蹭了好一阵儿。  

风悄悄经过,拂着发丝轻摇,床上的人儿渐渐平静。

 

凌远回到家的时候,洗衣机的第n波提示音刚好响起,却不见李熏然的身影,心里便有了数。果不其然,一进卧室就看到臭小子拽着自己的枕头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手悠悠抬起揉了那人的软发,心里就此温柔如水,笑容亦攀上了嘴角。

睡得可真香。

把卧室的门轻轻合上,凌远折回阳台将洗衣机里的衣袜都拿出来晾上衣架。 

 

李熏然这一觉睡的极好,梦里老凌趴在床边轻柔的摸自己的脑袋,空气里似乎还飘着他身上好闻的薄荷香。

 

醒来时,天色已不再亮,夕阳的薄红落进窗,很是好看。迷糊之间往床头的闹钟瞄了一眼,整个人立刻就清醒了。完了已经快五点了,自己怎么睡这么久!这把李熏然急的一个打滚蹦下床,三两下穿好衣服。心想,菜场都要关门了,还是开车去稍远一点的卖场吧。

 

正欲开门往外走,指尖触及门把时突然起疑,卧室门怎么是关着的?

兴许是风吹的吧。

李熏然挠了挠脑袋,一把拉开门径直往外走。

 

先是听到滋啦一声,紧接着响起锅铲翻动声,伴着丧心病狂的诱人菜香,钻进李熏然大脑。

李熏然当机五秒后重启,朝厨房狂奔而去。

 

"老凌!你回来啦!"

 

拉开厨房门,凌大厨正围着hello kitty 的围裙掂锅翻炒。桌上已经摆了两道炒好的菜,另一侧灶上还煮着一锅东西。

注意到动静,凌远并没有停下手头的活儿,头微微一侧,说道:“少爷,睡醒啦。”

李熏然一窘,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随即双手攀上那人的腰,把头轻轻倚在后背上。

“诶诶诶,身上都是油烟味,别蹭了。乖,出去等吧,我还有一个菜一个汤烧好咱们就吃饭。”

 

我不嘛。

 

李熏然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将双手箍的更紧。

 

沉默着。只有油烟机和锅里的油爆跳的声音。

 


老凌,这几天,我很想你。

傻小子,我也是。

 


凌远一手握着锅铲,一手覆上李熏然的手背。指尖的温度蜷上皮肤的瞬间,像是有一滴水砸进平静的湖面,化开涟漪,经久不止。

将那细长的手攥紧,一把把人拽到自己跟前,贪婪的吻下去。

 

李熏然被这么突然一下搞得一个踉跄,但随即稳稳的落在凌远的怀抱里。

唇对上唇,齿间甜蜜。

 


“唔…焦了!!!”

 

凌远回神立刻投入四季豆的抢救工作中。

李熏然盒盒盒笑的合不拢嘴。

 

“还不都是你。”

“啊?明明是你亲的我,怎么怪我头上了!”

“你站在眼前,太诱人。”

“……”

“去,把我烧好的菜先端出去。这个糖醋小排也好了,小心烫。”关了火,从架子上抽出一个锅垫给李熏然。

“糖醋小排!老凌,你真的做啦!老凌你最好了!”

 

李熏然小心翼翼的将菜一道一道端上桌,见凌远还在厨房里收拾残局,便毫不犹豫打开锅盖,抓起一块糖醋小排往嘴里塞。

 

“烫烫烫,吼吃吼吼吃。”

凌远走出厨房,看见鼓着腮帮子惊恐回头的李熏然,真是又气又乐。

“说了几次了,洗完手再吃,又没人跟你抢。快快快,洗手吃饭。”

“哦……”李熏然灰溜溜的走去洗手间。

凌远拉开椅子坐下。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只偷吃的小松鼠,笑意加深。

 


一顿饭过半,李熏然已经吃的相当满足。

开口道,“老凌你知道么,我在外面办案的时候,最最想念的就是你做的菜了,实在比盒饭好吃太多。”

当然李熏然并没有说,前两天和队友轮流蹲点监控犯人的时候,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的,实在饿了就啃几口面包,咖啡当水喝,过的相当狼狈。


“说起来,走之前不是说两三天就回来么,怎么拖到一个礼拜了才回来,是不是又有事瞒着我,老实招来。”凌远放下筷子,煞有其事的看着李熏然。“李警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没有啦,这次真没发生什么,我也没受伤。”李熏然一副你大可以把我从头到脚检查一遍的坦然。

“之所以晚了几天回来,是因为我们收网的时候,让他们团伙的二把手逃掉了。其实这两年小鬼已经很少亲自下海了,一般都把事情交给老k去处理。小鬼你记得吧,我跟你说过的,江州最大贩毒团伙的头头。老k是他收养的义子。”

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继续道“没想到啊,这小鬼最信任的手下竟然出卖了他,不但一直暗地里动组织的帐私吞暴利,而且这次要不是老k在小鬼移民海外前放消息给警方,我们以后要抓到小鬼就难了。”

 

之前凌远也只是听李熏然说起,这个案子由于涉案人数多,又包括了毒品交易和故意伤害两类性质的犯罪,故市局让刑警队支出人手协助缉毒队,这次收网行动亦是派小李队长亲自参与负责。凌远确实担心了好一阵子,但看到李熏然此刻安然无恙的在自己眼前,也就放下心听李队长讲故事了。

 

刑警的工作性质凌远是知道的,过去李熏然为了不让凌远担心,外出办案有多危险从不透露,受了点小伤也总是自己处理,能瞒就瞒。凌远工作也忙,并不总能发现破绽。

有那么一次,李熏然腹部中刀浑身是血的被送进凌远所在的第一医院,躺在担架上李熏然知道这次是怎么也瞒不住了。李熏然的伤情凶险,抢救了整整6个小时,又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在李熏然能坐起来进食的那个晚上,李熏然红着眼睛毫无保留的在凌远面前细数了身上所有的伤痕。故事说了很久,凌远就在一旁静静听着,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一抚过所有深深浅浅的疤。

"熏然,以后不要再吓唬我了,至少不要瞒着我,让我知道你的消息。我不想在无声无息的等待后,再看到昏迷不醒浑身是血的你。我,真的害怕。"

"老凌……"

李熏然忍着伤口的疼抱住了凌远。

"我答应你,一定做到。"

……

 

后来,李熏然接办大大小小的案件的时候,他都会将机密内容以外的部分大致告诉凌远。自己出差时也会及时和凌远联系。

让你知道我好好的,那是我对你的责任。

 

 


“明天起我休假。”李熏然拿起凌远的碗盛了汤给他,又给自己添了半碗饭。

“你知道么,老k啊以为自己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先是把自己义父出卖,然后可以坐享其成收了最后那笔货款,他哪里想得到我们在他身边早就布了线,结果交易失败还落荒而逃。只可惜这家伙挺精,又有点门道,给他溜了。但据聪明的李队长推测啊,老k在咱们潼市有很深的根基,不会轻易丢下这里的一切,所以他很有可能会佯装逃出境,在风声过去一段时间后悄悄潜回潼市,收拾残局后再远走高飞。于是,能干的李队长又请示市局派人盯住老k在潼市的几个窝,可以制造一点动静或是捣毁他们的据点,来个引蛇出洞。而李队长等参与收网行动的一行人获准休假。有情况其他兄弟会通知我的。”李熏然说的一脸得意。


可等他说完,发现凌远脸上更加得意,“这么巧,我明天也休假。不,我要打电话给三牛让他多坚持两天,我要把之前攒的假用了!”

“好啊,凌院长不务正业要翘班啦!”替三牛哥默哀一分钟。

“怎么能说不务正业呢,眼下陪聪明能干的小李警官是最重要的事啊。”

“……”李熏然假装很感动的样子。

“说吧,想去哪儿?”

“嗯……哪也不想去,就想在家抱着老凌睡觉。”

“啧,大好时光的就被你这么浪费?”

“哪有,聪明能干的小李警官由于为案子劳心劳力这么多天,需要好好休息啊。”

“好,都听你的。”

……

 




那一夜的双人床,没有流浪的孤单,亦没有无眠的伤。

他们相拥着入睡,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此时永时,就想赖着你,多久都不算长。

 

----------------------------------------------------------------------------

9月真是疯狂加班月。

更的比较慢,但已经努力写啊写啊写了。

凌李终于见上面了,撒花。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