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 Stay With Me

第01章    你不在


这是一个漫长的雨季,下的人心里都潮湿一片,滋生而出的水汽像是蒙住了双眼,叫人看不透彻。

就好像没有人知道山里的那一抹绿是生于漆黑的淅沥里还是晨露的微光中,就好像没有人知道下一秒滴答过去会留下温润的笑还是狂骤的悲。

人总是更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此时不得见,也预料不及,心就这么悬着,松不下来。

 

厨房一束橘光,锅里沸水正咕噜咕噜作响,算是这冷寂里唯一的温馨。把包好的饺子扔进锅,盖上锅盖,凌远得闲望向窗外。

这是怎么了,心里总是不平静。怪这一窗户的雾白,把你我隔成了里和外。


方才通了电话,熟悉而活泼的声音也确传到了耳里,李熏然的小把戏也听的分明。凌远心想,这次就不拆穿你了,定是累了,还强打着精神头在电话那头叫嚷着要吃糖醋排骨。到时候一定蒙头大睡怎么叫都不肯起,害我错过饭点,也吃不着眼前人。不划算。


呵,凌远,你想什么呢。拿筷子戳着上蹿下跳还未熟透的饺子,抿嘴一笑。等待让人寂寞空虚,一点儿没错。


有点等不及,想把挡在我们之间的壁障通通拨开。

凌远突然孩子气的在窗户玻璃上涂抹起来,随手抹出了个微笑的脑袋来,翘着几根杂毛,活脱脱一个刚醒未醒的小狮子。

仿佛听到一个撒娇的声音,扯着微撅的嘴:老凌,你怎么把我画这么丑,哼。

可是抹开了眼前白色的水汽,却敌不过窗外漫天的黑。

只得轻叹一句,臭小子,想你了。


说是任务暂告一段落,这两天就会回来。想着过去有那么几次臭小子会撒个小谎,调皮的提前出现在家门口,也就习惯性的猜测着,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在小区门口了?

有了期待,就比之前更不淡定一点。

果然挂了电话后,便总觉得听到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每次转身朝那个方向望去,眼光落空。

都幻听了,得赶紧治啊。

怎么还不回来,啧。

 

把饺子盛出锅,凌远慢条斯理的吃起这礼拜第六顿孤独的晚餐。要知道李熏然担心自己不在家时凌远又开始顿顿凑合,忽略自己脆弱的胃,可是态度强硬的在临走的前一天,拖着凌远去超市买了足以吃一周的食材塞进冰箱,又叮嘱了半天才放下心来。凌远自然不会辜负小家伙的语重心长,很听话的顿顿不落,吃好睡好。

偶然发现,似乎肚子填饱一点,觉睡饱一点,思念好像就不那么猖狂了。

既然这招有效,那就老老实实配合治疗。相思病,症状多变,更容易反复,不好医。凌院长点头肯定自己。

 

一顿饭吃完,好似这一天里最重要的任务的最后三分之一也完成,如释重负。凌远麻利的收拾好了碗筷,洗了澡,顶着微湿的发去书房看了会儿资料,便朝卧室走去。卧室正中是属于他们的大床,凌远睡在左,熏然睡在右,这是早已习惯的位置。而最近这几天,凌远总是径直走到右侧躺下,这样就不会看到右边熏然空缺的位置了,他这样想,真是自欺欺人。可是啊,纵使人儿在床上大字一摊,床终究是空落落的床。

第一次觉得床太大也不好。床的错。

 

雨越下越大,记忆力没下过这么大的雨。

有车驰骋而过,溅起水花的声音,尖锐的刹车声,还有很多嘈杂的说话声混着熟悉的叫喊,由远及近,噼里啪啦砸进耳里。

心头被搅得一团乱。凌远睡不着,打着伞走在熟悉的街口。远处一辆车闪着强光驶过,恰停在小区门口,正走在不远处的凌远差点被溅一身水。而车里走下的人,打消了凌远所有的不悦。

一个炸着毛拿手捂着脑袋挡雨的小狮子,这模样可爱又滑稽。

凌远快步走过去,一手握着伞,一手欲抱住眼前人,却扑了个空。错愕未定。

“老凌,我没带伞!”李熏然站在街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门口朝自己挥手。凌远抬眸望去,眼光刚好落在那人身上,笑颜依旧。

下一秒小狮子已跑在马路中央。有车驰骋而过,车灯亮的人睁不开眼,耳边刹那间轰然,又是溅起水花的声音,尖锐的刹车声,熟悉的叫喊由近及远,响彻整个世界。

 

你就在我眼前,消失不见。

 

光灭了,忽的睁开眼。前一秒的响声和画面都被瞬间放大后消散。只有情绪留下来了,恐慌不安。

都多久没做噩梦了呀。揉了一把脸,后怕不已。转头瞧着身边依旧空落落的床,只剩,透出窗帘的那一丝白月光,伴着寂寞流淌在床上。

 

唉,你不在。

 

 

「你在哪里,在爱里,或在孤单里?

  笑声眼泪,拥抱离别,

  那么热烈,但只能想念,想念。

  我真感谢,有你能想念,想念…」

----------------------------------------------------------------------------

最近突然想自己开个坑,写点东西,事情就是这样。

然而强迫症宝宝从取名到文章的一字一句都在纠结,希望可以努力写完写好吧。

故事后续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


评论 ( 7 )
热度 ( 74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