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Stay With Me番外--绊

相关前文→Stay With Me  第14章  让我成全,你的完整

 


李熏然找到凌诚的时候,小家伙正蹲坐在一根巨大的水泥管里,埋头在膝盖中央。身侧是沾了灰的小书包,有书本随意的散落在旁。

 

“诚诚?”李熏然担心的试探。

孩子抬起头怯生生的看向他。

 

“爸爸,对不起。”

小家伙是懂事的,这会儿他已经知错了,李熏然因担心而生的怒火被浇灭。

 

不远处一盏路灯的灯光正好打在水泥管的尽头,照出一道弯弯的弧度。

透过光,他看见孩子脸上残留的泪痕,满是心疼。

他想试着探身走进去,抬了抬脚却勉强不得。

 

他站在逆光的位置,孩子看不到他被汗水打湿的慌张。

 

 “诚诚,跟爸爸回家吧。”语气里没有恼怒,反倒带着浅浅的安抚。

孩子没有动弹。

“来,听话,自己出来。”他朝孩子伸出了手。

小家伙这才慢慢挪动身体,又很乖的收拾了自己的书包朝外面走。

 

接近他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忍住情绪,紧紧抱住了孩子。意识到孩子身体的微微颤抖,他解开大衣扣子裹住了小小的身体,“冷吗?害怕吗?”

孩子在他的怀里摇头,软软的头发蹭着他衣服的布料。

 

片刻,孩子拉了拉他的手,“你会原谅我吗,熏然爸爸?”

“我可以原谅你,但你以后不可以这样任性,遇到问题我们一起解决,逃避不是男子汉该做的事,知道了吗?”李熏然搓了搓孩子冰冷的小手。

“嗯,我知道了。那……凌远爸爸也会原谅我吗?”孩子又问。

“他还不知道,他正在医院忙呢,我们现在去找他。你会勇敢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你凌远爸爸并且承认错误吗?”李熏然严肃的问。

“嗯,我会的,因为逃避不是男子汉该做的事。”小家伙答的很一本正经,脸上却还是有委屈和难过。

“好,那我们打车去。”给孩子背好书包,又紧了紧衣领,李熏然拉起孩子的手走出了那片荒地。

 

 

 

今天的事发生的有些突然,他却也不是没有料到过。

他们的家庭实在有些特殊,为了诚诚平安快乐的长大,他和凌远真的付出了很多。

可惜这一次童言无忌,人云亦云,孩子的自尊心终究是被伤到了。更何况,班主任老师打电话告诉他时还说到,竟有同学说诚诚是从垃圾桶里捡的,换作哪个小朋友都会受不了。

诚诚没有打人,他是欣慰的。他更庆幸的是,孩子放学后没有跑远,只是躲在学校不远处的废弃工地上了。虽然因为工地正门关闭,兜兜转转耽误了挺久才找到,但总算没出大事,也没到惊动当时正在做手术的凌远的地步。

 

 

 

事情告一段落,他坐在出租车上,一边拍着受了委屈和惊吓有些昏昏欲睡的孩子,一边忍着身体的不适,后怕着,思索着。

 

凌远下了手术给他打电话,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到医院门口接他和孩子,他们一会儿就到。

 

等下了车,看到熟悉的披着白大褂的身影,他就再坚持不住倒在了那人的怀里。

“熏然!”

 

凌远一边抱起李熏然往急诊跑去,一边喊着同样被吓到的孩子让他跟紧自己。

 

 

看着骨科医生小心翼翼脱下李熏然的鞋子,露出染着星星点点血迹的白色袜子,凌远不禁皱了眉。等脱下了袜子,看到肿的不成样的脚踝,凌远赶紧把孩子塞给一旁的护士,让护士带出了急诊室,又不放心的打电话叫韦天舒下楼来带孩子去吃饭,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李熏然。他看着他的腿被喷上双氧水控制不住的颤抖,他看着他疼到咬起嘴唇又死死拽住床单愣是没有吭声的模样,他的心也被狠狠揪起来。

 

“怎么弄成这样?”凌远握起李熏然的手问。

“一会儿说,让我缓缓。”李熏然的汗浸湿了衬衫,眼睛微微眯起。

 

 

等伤口处理完,李熏然被扎上点滴,留在了观察室。

凌远又打电话嘱咐韦天舒带点吃的回来,随后搬来凳子,坐在病床旁,关切的问:“怎么样,还好吗?”

李熏然虚弱的点点头,又大致说了说之前发生的事,见凌远听的眉头深锁,又不忘补一句“刚才赵医生也说没事了,你别太担心了,就是我自己不小心踩到钢筋绊倒的。”

“行了,我怎么能不担心啊,你总是不当心自己的腿。诚诚的事,我会找他好好谈的,你先别管。等三牛回来,你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说话间凌远给李熏然加了条薄毯,李熏然也不再多说。

 

 

李熏然睡着以后,凌远领着孩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脱下白大褂,凌远在沙发上坐下,又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小家伙坐过来。

小家伙全程一直低着头,没敢看他。

“诚诚,跟爸爸说说今天都发生了什么?”凌远抬手抚上他小小的肩膀问道。

小家伙抬头看了一眼凌远,对上他温柔的目光,才鼓起勇气把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

 

“你跟熏然爸爸道过歉了吗?他很担心你。”

“嗯,他找到我时我立刻就道歉了。”

“我想你并不知道他究竟为你做了多少……”凌远说着说着变的严肃起来。

“他得知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请了假出来找你,他腿脚不好你是知道的,他从你的学校开始一路找回家,来来回回折腾了三个多小时,又是为了找你被工地的钢筋绊倒扭伤了脚,为了不让你害怕又隐瞒了自己的伤,一路坚持着来找的凌远爸爸。你知道他有多痛吗?”凌远见小家伙又很难过的低下头,紧紧攥着拳头,又道“爸爸知道你在同学面前受了委屈很不开心,爸爸首先要表扬你没有动手伤害那些侮辱你的人,但是你还是任性的做了不该做的事,到头来还是最最在乎你的人受了伤害。你说是吗?”

 

六七岁的孩子究竟有没有全部听懂他不去强求,但他满意的看着小家伙特别着急的拉着他要再去道一次歉,他想他和李熏然的用心良苦孩子不会觉察不到。

 

 

观察室里,李熏然已经被疼痛折磨醒了,正想起身够柜子上的水杯。

小家伙看见,连忙跑过去,小心端起杯子递到李熏然手上,然后又红着眼睛特别担心的看着李熏然:“熏然爸爸,你很疼吗?凌远爸爸说,你是为了到处找我才受伤的,我刚才不知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李熏然撑着身子摸了摸孩子的头,“熏然爸爸已经没那么疼了,而且爸爸说过原谅你了,那你也要记得我们刚才的约定,要做个男子汉对吗?”

“嗯!”

“男子汉不能轻易哭的,把眼泪擦了。”

“Yes sir!”

 

凌远走近,搂住眼前这两个他最最在乎的人,“好了,两位祖宗都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回家了,院长要下班了。”

凌远给李熏然拔了输液的针头,又看着小家伙较真又吃力的扶李熏然起来,给李熏然拿来外套。

他终究被小家伙的懂事和细腻打动了。他的眼眶红了。

 

他站在暗处,没人看到他流了眼泪。

 



他从未忘记,当初他们决定领养诚诚时,有多少人不理解,为什么愿意领养一个杀人犯的孩子,更何况熏然的腿伤成那样就是诚诚的生父害的。

他清楚的记得熏然眼里的怒火,他记得他坚决如铁的话:孩子是无辜善良的,他的本性是好的,他爸爸犯的错不应该让他来承担,我要让他健康快乐的活下去,让他忘了两岁以前所有的伤痛,我要领养他。

 

 

“从他姓凌的这一刻起,他就是我和凌远的孩子,你们看不起这个孩子,我偏要他成才。”

 

 

他们不曾辜负自己的初心。孩子也终究没有辜负他们的这份苦心。

 

 

 

 

 

很多年后,凌诚的成人礼上,凌远和李熏然选择把他的身世告诉他。

 

“你要知道,你确实不是我们亲生的,但是我们比你的亲生父母更爱你,给予了你更多。

我们是你的爸爸,只要你愿意,永远都会是。”

 

 

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他的熏然爸爸忍着疼的眼里有欣慰和希冀。

 

 

凌凌之心,言出须行,行者且成。

他是他们的凌诚,永远都是。



THE END

=============================================

谢谢来看文、评论和送小红心的你们。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 17 )
热度 ( 94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