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凌李】追光者

疼痛从胃底蔓延开。

一路疼到指尖,疼到眼眶。

 

今天,他送走了一个对他有很重要意义的病人,眼睁睁看着那个病人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孤儿。

闭上眼,小男孩纯洁又无助的眼眸就出现在脑海里。消受不来,所以不得不痛心地睁开。

他盯着手机讯通录里那个默念过成千上百遍的名字,思索片刻却还是想不出理由给他打一通电话。

手机屏幕又变暗,漆黑的液晶屏又还原出他憔悴的面庞。疼痛依旧猖狂。

 

他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

就如当初和林念初分开,告别廖老师时那样,反反复复,惩罚自己。

 

他本脆弱。

因由他的生命,他的命运。

 

无人问津时,他铺开小心翼翼收起的情绪,任其肆意。他不想再去克制,也没有人会给他安慰。常常彻夜不睡,又或者不思饭食。

 

如此一来,他胃疼的毛病也就一直折腾着,好不了。情绪丰了,疼痛也跟着活跃。

 

 

 

 

 

“凌院长?”有个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他疼的直不起腰,连头也懒得抬。

 

“凌远,你怎么了?”那人蹲下来,关切的望着他。

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才微微侧头。

是李熏然。

 

面前的人被他泛白的嘴唇和满头的汗吓的不轻,抬腿就要往急诊去喊人。

喉咙吞咽了几下,却只发出一丝不成调的痛吟,他只得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臂。

“啊……”对方小声哼了一下。

传到掌心的不是皮肤的温度,而是纱布的粗糙感。

他受伤了?

 

凌远赶紧松开手,就着从李熏然背后透来的光,看清了他左手小臂上一块不大不小的纱布。

“没事吧?”发出来的是气声。在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让人不寒而栗。

“不碍事儿,收网的时候被罪犯划了一个口子,伤口不深,护士刚包扎完。”

“再小的伤口也要注意……”

“注意不要沾水,不要用力,不要吃生冷辛辣,勤换药对吧。”李熏然倒背如流,眼里有调皮的笑意。

 

 

胃里的痛感比刚才缓和一些,凌远才强撑着自己站了起来,步伐却明显的不稳。

李熏然见状赶紧上去扶,“要不还是去急诊看一下吧?”

“不了,扶我回办公室吧。”凌远也没有勉强,任李熏然把他的手臂挎在自己的肩膀上。

 

“慢点,慢点。”李熏然时不时转头看一下凌远的情况。

宁静的夜里,皮鞋扣在瓷砖地上发出的声音被放大,李熏然轻微的喘气声也被放大。

凌远偷偷瞟着他的脸,许是灯光的缘故,比上一次见到他时更显得棱角分明。

 

但每一次见到他,都和第一次一样,让人心动。

 

他们聊过天,推心置腹过。

他们握过手,没有拥抱过。

 

距离最近的时刻,就是这一刻,他和他紧挨着,他的手掌垂在他肩膀以下锁骨的位置。他想搂住他略显单薄的肩膀,或者抚一抚他翘起的短发。

 

他不曾刻意流露过什么,但是他们的关系比起普通朋友,多了一些。

他也不曾去试探,去寻找答案,可能他害怕这一切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毕竟他觉得自己配不上那个人。

 

毕竟有些时候,有些话说透了,距离可能就被拉远了。

 

 

 

 

李熏然是光,最耀眼最好看的那道光。

而凌远觉得自己是一棵树,一棵斑驳的老树。

 

他有过光鲜亮丽的岁月,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他也想为人遮风挡雨,授人福泽,在医疗界做一棵屹立不倒的大树,让更多病人和同行享受更好的医疗环境。

他奋斗着,废寝忘食的奋斗着,坚强着,或是装作坚强着,为了他的理想。

人们不曾回眸看过他满身的伤痕,不曾注目他叶落水尽时光秃的躯干。

他也会觉得冷,他也渴望温暖。

 

 

身上被盖了条薄毯,房间的温度也被调试的刚好。

他的身体止住颤抖,不再冰冷。

 

他斜眼看着那个人来来回回在办公室里忙碌,又是打电话叫护士,又是端茶倒水。

他偷偷扬起嘴角。

 

值班护士给他推了一针解痉的药剂,又挂上了生理盐水,胃里才渐渐平复下来。人终是疲了,静静躺着,浑身的粘腻却也一丝都不想动。

自己那么狼狈,却还是想留住他,哪怕他多呆一会儿。

 

依旧笨拙的找不到挽留的理由,违心的话就溜出口。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了……熏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这样叫了他。

“我就在这儿陪陪你吧,你这样我走了也……不放心。”李熏然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的回答更是让凌远惊愕。

 

不放心我吗?以什么立场呢……

 

 

下一刻,李熏然的眼神坚定,“让我陪着你吧,凌远,我看不得你一个人默默承担的样子,你痛苦也好,快乐也好,以后都告诉我好吗?”

凌远躺在那里,愣愣的看着他的眼眸。李熏然紧张的吐了吐舌头,却尽收凌远眼底,在心里荡开了温柔。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戛然而止的尴尬在局促的距离里拉扯。

 

 

“凌远,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我知道我有些冲动,可是那都是我的心里话,我……我想和你在一起。”最终还是李熏然先开的口。

 

凌远释然的笑了。原来我不是自作多情啊……

 

李熏然有点懵。

那是凌远难得才出现的笑容,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笑可以那样迷人。

 

“可是熏然你知道吗,我很害怕,我害怕我的所有选择都是错的。就算……我不想连累你,熏然。”凌远很认真的看着他说。

就算我也喜欢你,很早以前就喜欢了,那又怎样呢,我们真的可以走到最后吗,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会幸福吗……

 

 “凌远,我知道一直以来总有人不理解你,但是你的努力和取舍我始终都看在眼里,也有很多人能懂你的苦衷,想追随你,你真的已经足够好,不要再苛求自己了好吗?”李熏然一把握住他冰凉的手,“至于我,谈什么连累呢,我喜欢你呀。”


 

 

凌远的视线开始模糊,疼痛的缘故,药物的缘故。

对面那人灼热的眼光,还有身体里最最不想逃避的情感冲动……

 

他抬手盖住自己的眼睛,有水珠不听话的滴落。

 

 

那一刻他哭了,

却连眼泪也觉得自由。

 

像是有阳光洒下,缠绕树的枝头。 

穿透他,温暖他,斑驳笑意,耀眼光芒。

 

没错,那是自由。

被救赎的自由。

 

 

 

 

 

有一天,凌远终于对李熏然敞开心扉,说出“我爱你”,

他知道,那道光,在他心里住了好久好久,灿烂到再也不舍失去与分离。

只想追逐他,占有他,好好珍惜。

 


被情话砸中的感觉真好,就像活在阳光下,温暖而快活。

李熏然忍不住拥抱他,吻他,落落大方。

 

凌远啊,你才不是黑暗里独自徘徊的影子,我也被你照亮过。

你亦是光,我生命里最美的一道光。



=============================================


《追光者》应该算原声带里我最喜欢的一首,但凌李的关系里没有太多卑微和仰望,他们是互相温暖,互相给予力量的呀。希望喜欢。

 

期待你们的评论和小红心。(●'◡'●)




 


评论 ( 6 )
热度 ( 102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