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叶梓

我有你放在心上,生命就有了重量。L&L ~LOVE LIFE~

【庄季】最后一次看着你(上)

关于别离,

我知道老天欠我们一场拥抱,

 

我也知道我们该庆幸。

 

庆幸在最后的回忆里,

我爱着你的背影。

 

 

--------------------------------------------

那一天,郦峰县的天空染着诡异的血色。

地上掀起尘埃的灰,被隔在天边的那一片殷红之外。

 

希望和绝望在交替。

这么近,又那么远。

 

 

我们一行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县委书记含着热泪拥抱了我。

 

我的白大褂被扑出两个泥手印,对比我梳理整齐的头发和干净的衣裤皮鞋,显得有些突兀。

我当然没有介意,我愣愣站在那里,只是在思考那个拥抱背后凝聚了多少叠加的意义。

 

一种被视作救命稻草的荣耀和责任感在膨胀。

在血色残阳之下,在黄土地之上,在老汉真诚的眼眸里。

 

可是我很清楚,有些人终究会在这场灾难里逝去,谁也无能为力。

我只能拍了拍老伯的肩膀,“放心吧,我们会尽最大努力。”

 

 

--------------------------------

几个小时前,郦峰县发生7.5级地震。

嘉林市作为距离郦峰县最近的省会城市,担负了前线救灾的重任,省领导要求临时增派救援官兵、医疗队、志愿者队伍前往一线。

 

我被任命为医疗救援队的领队。

简短的动员会后,我来不及和季白告别就动身去了灾区。

 

巴士在山区里弯弯绕绕,我拨通季白的电话,没有人接。

思绪在掠过的田野绿林里回荡,从一处电线杆跳跃到另一处,拉扯成长长的线。

 

直到最后,信号都变的微弱。

我不由轻叹一声,编辑了一条短信,抿嘴看着信息旁的小圆圈转啊转。

 

邻座的是副领队,急诊科的钟主任,他看出了我的紧张,“庄大夫,别那么大压力,大家伙儿都是有思想有觉悟的好同志,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出色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诶,这是我在国内第一次带队救灾,经验不足,还请钟主任协助提点。”

我们又客套了几句,我的心思却不在这里。

 

[三儿,我要带队去灾区参加救援,等我回来。]

消息已发送。

我松了口气。

 

回望窗外,漫山的绿已不知何时染上铺天盖地的烟尘。

我仿佛听到撕心裂肺的哀嚎。

 

车窗玻璃渐渐被细碎雨滴蒙住。

我用手指抹去眼前的水汽。

心中无畏。

 

------------------------------------------

灾区的条件很有限。

我们在安全距离外搭建了临时医疗帐篷,以便在第一时间救助那些被运送过来的需要紧急治疗的伤员。不远处正在搭的是给救援队统一睡觉休息用的帐篷,整整齐齐两大排。

 

可惜这天晚上很多人都没有去睡觉的福分。

 

天快亮的时候,我刚处理完一个胸腔被钢筋穿透的伤员,又帮忙着把他送上救护车。

车子的尾灯在打弯时甩出一道红色,我呆呆站在清晨的细雨里,目送着车子远去。这个病人送来的时候,胸腔感染就很严重,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去,我有些担心。

 

直到最后一点点光亮消失在山间的晨雾里,我才转身往回走。

 

帐篷外有一个人独坐着,我走近一看,是急诊科的小陈。

很显然他也一晚没睡,满眼血丝,手里夹着一根烟。

我从一旁搬了把椅子往他那儿一隔,他提了提手腕问我,“来一根?”

我戒烟很久了。可这一刻却想不出别的方法去抵抗身体的疲惫。

我微微点头,从他的烟盒里取了一支。

他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给我点了烟。

 

我们很默契的同时吐出烟圈。

那滋味,让人的心沉静了不少。

 

“怎么不去睡?”我先打破了这份寂静。

“在想我家杨羽。”小陈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甜蜜。“孩子刚出生不久,我不在身边,她一定很辛苦。昨天从医院走的时候,还真有些舍不得。”

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她一定为你感到骄傲。”

 

“老庄,你呢?有没有想你们家季警官?”气氛比刚才好一些,小陈开始打趣。

“季白啊,昨天出发的时候我给他发了信息,至今没回,也不知道他在哪个山沟沟里蹲点抓犯人呢。我们俩常年这样,习惯了。”

“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就说你想不想他吧。”小陈穷追不舍。

我又吸了一口,看着烟卷渐渐烧到离手指不远,才掐了火点。

 

“想,怎么不想。”那个时候,我也无暇掩饰我的思念。

 

----------------------------

直到这天傍晚,抢救的任务变的不再那么繁重,我们才轮流停下来喘了口气。

 

村里人给我们找来一个烧液体燃料的炉子,可以用来煮煮东西。队里几个歇下来的小护士正在轮流用。而大多数人都嫌麻烦直接用开水泡个面就应付过去了。

大家都疲惫,而伤员说不准什么时候又会被送来。

 

我从纸箱里拿出一桶泡面,找了一处树桩子坐下,慢慢拨开外面的透明包装。

连续做了十几个小时手术,我的手有些不听使唤。

突然,我手里的泡面被人一把夺走,我的眼光随着那只好看的手一路往上追,果不其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三儿?你怎么在这里?”其实我心中的惊喜远大过讶异。

“你说呢,来查岗呀。”季白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你前些日子肺炎刚好,别吃这没营养的东西。我给你煮碗阳春面。”

“都是面,没差。”我很饿,只想赶紧吃口东西。

“再加个鸡蛋。”季白得意的从口袋里掏出不知从哪儿搞来的一个鸡蛋。

 

我没有阻拦,也没有急着问事情缘由,就坐在一边,静静看着他忙活,看着他到处借锅碗瓢盆,看着他和我队里的几个熟人嘻嘻哈哈。他的笑真是好看。

 

季白穿着军绿色的衣裤,外面套着橙色的志愿者马甲,浑身沾满了泥污和点点血渍。

我盯着他的背影很久很久,从头顶的发旋到细长的双腿,然后停留在他右手手肘上那个脏兮兮的创可贴上。

我轻轻皱了皱眉,他没有发现。

 

面很快好了,细滑的面条,黄嫩的鸡蛋,还撒了点葱花,很香。

在那样一个环境下,真是奢侈。

我实在是饿坏了,闷头大吃。

 

我很快解决了大半碗面条,然后稍稍停顿,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也很识趣的开始交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案子已经在收尾阶段,听闻地震消息的时候,我们警队有一半人都报名来参加救援了,今天一早来的。人民需要我们。“其实他不说我也能猜到,季三哥哪会让自己闲着。何况这种危难关头,他总是冲在最前面的。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整整一天的时间,不断寻找和搬运伤员,季白他们不会比我们轻松到哪里去,也该是累的人仰马翻了,可是我还是贪婪他的体贴。

我低头喝了口汤,嗯,我真的觉得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面条了。

 

季白满意的看着我享受完他的劳动成果。

 

”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个原因。“季白很认真的看着我。

我一下就心领神会,在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我便满嘴油光的凑过去,把他吻到不能呼吸。

 

因为你也在这里。

 

 

---------------------------------------

“季队,你们家老庄去灾区救援得好几天才能回吧。咱也一起去吧。你可别告诉我你不想他啊。”

”一边儿去,思想境界能不能提高点,都搞清楚我们去灾区究竟是去干嘛的啊,想报名的赶紧啊。“季队一如既往的彪悍。

大家捂嘴偷笑着散去。

 


”想,怎么不想。“季白小声嘟囔。



TBC

==========================

没写完,想了想就拆成了上下篇,下文会是把刀,如题,预警完毕。

第一次写庄季。期待你们的评论和小红心。(●'◡'●)



评论 ( 21 )
热度 ( 72 )

© Re叶梓 | Powered by LOFTER